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有人会,登临意(八 完)  

2010-01-14 00:06:09|  分类: 世事万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这片湛蓝无际的天空下,在林林总总的鸟类中,麻雀可以说是最卑微,最普通,最平凡,最缺少防范能力的一种鸟儿了,猛禽袭击,蛇类吞噬,人类驱赶,孩童捕捉,寒风威逼,冰雪苛待,可它依然骄傲地歌唱着,飞翔着,繁衍着,其群落亦日渐一日地壮大,其把守的生存阵地并没有丝毫地失陷,依旧在每一个天光微熹的黎明里在无垠的空间里传达出自己的声音,依旧在每一个暮霭四合的日落里准确地返回到温暖而简陋的巢穴里,这难道不是大千世界,芸芸众生里最不可思议的奇迹吗?从古至今,从中到外,自诩为万物之灵,天地主人的人类,其中有多少意志薄弱者,遭遇到一时的困难与挫折,烦恼与无奈,便一头扎向无底的深渊,其生的信念与本能,其顽强抗争的精神与抱负,抑或不如一只柔弱微小,寒微鄙陋的鸟儿么?

      麻雀的生生不息,坦然自安常常使我想起乡间先前那些小脸黑黝,淌着鼻涕,一双小手黑污不堪又冻得皴裂的孩子;饿了,就去捉田鼠,逮麻雀,然后裹了泥巴煨熟了吃,村里村外的瓜果李桃地皮番薯甚至崖畔的野酸枣,野葡萄,山枸杞,尝鲜又果腹,自然也不在话下;瞌睡了,就躺在邻家马圈的草厦里,山坡的草地上,沟渠边,麦场的草垛上或秫秸杆堆里,石碾上,磨盘上,山神庙的祭台上,甚至湿寒的墙根下,旁若无人,酣然入睡。一整天不见个人影父母也并不着急,至多时太阳落山,炊烟袅袅之时沿村吆喝呼唤一阵;而越是放养不羁,不事雕琢,反倒结结实实,铁疙瘩一般,百病不生,无毒不侵,镇妖消灾,除魔降怪,浑似神荼,郁垒再生,宛然刑天,蚩尤重生;托佑于山川草木的庇荫滋养,借助于风霜雨雪的锻打磨削,你看吧,用不了几年的工夫,一条条铁打钢铸的汉子便从穷村僻壤里,从蓁莽荆棘里次第走来。在风雨飘摇,山河板荡的年月里,他们挺身而出铁血抗争,杀身不过头落地,此去泉台绝无悔;面对高举的屠刀砍下,骨碌碌滚在地上的头颅尚要爆出一句“二十年后又是条汉子,老子跟你没完”。

       一部中国历史,有多少这样的“麻雀”啊。

      在冰封雪裹,寒风凛冽的冬天里,几乎所有的鸟都逃遁到温暖的南方避难去了,只有麻雀,它忠实地守护在你的窗外,殷切地报告着黎明的信息;在孤零零的树丫枯枝上,在怆然兀立的墙头,在五线谱一般的电线上,跃动的麻雀会给我们枯涩疲惫的双眼带来怎样的一丝惊喜;等我们的诗思枯竭,等我们的耳畔被喧嚣的市声,恶毒的詈骂,刺耳的嘲笑和沉重的叹息堵塞得心神不宁之时,那不妨去倾听一下麻雀那天籁般的啼鸣吧,向窗外看看麻雀倏忽而过,轻捷矫健的倩影吧,你会从中收获一种一直被忽略掉的感触和醒悟的。

  评论这张
 
阅读(162)| 评论(29)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