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风烛里的父亲(11)  

2010-03-17 23:38:28|  分类: 一家之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麦地的脚头,已经临时形成了一条窄窄的小土路,因为每一户都得把麦子运送出去呀。在短短的小土路的一侧,有一眼废弃的老井,距路面大约也就是二尺宽的样子。井是摇辘辘汲水的那个年月里挖的,井口比现在的大多了。

         早先的井,一般井口都有个大大的井台。说起井台,许多人可能并不在意--------在很多游览胜地,不是都有古井嘛,倒是有个台子,由青石砌起。井口呢由一块更大的青石板盖着,中心凿了个水缸口大小的圆洞,井沿被汲水的井绳磨出许多深深的豁口。游人至此,看看幽深的井水,再看看石板上那片被风雨侵蚀得酷酷的青峻,顿时几许沧海桑田,物是人非的惆怅,不过也仅此而已。

        李白有一首妇孺皆知的诗,即《静夜思》:“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此诗里的“床”,即是井台,而不是睡觉的床铺。你想躺在床上能看见满地或满院子的月光吗?而作“井台”解,诗的意思不仅顺溜多了,其所蕴含的感情也像那古井里的清波一样深幽起来。甚至据此可以推测出作者漫游大半个中国时萍飘蓬转,行踪不定的疲惫和艰辛。累了,倦了,渴了,好不容易找寻了一口井,双手捧着甘冽的井水喝了个痛快,可今晚在哪落脚还是个未知数呢?诗人犹豫着,徘徊着,这时候清冽如银的月辉洒满井台,恍如深秋时的寒霜,那柔软的内心里,那一片长期饱受诗歌浸润的因而异常敏感的内心里,不觉打了一个寒噤。想想自己离乡别井的日子,再瞩目这千年的风霜似的月华,于是,一首千古绝唱诞生了。

       那些王公仕宦之私家花园的古井也罢,李白笔下与家乡和亲人相纠葛的诗井也好,如果能保存到现在,自然是文物古迹,是古色古香的精致物件儿,是林黛玉发髻里的一根金钗,而我正在细细叙述的这口废弃的古井,那是农家汉子随便系在腰里或搭在肩膀,汗味熏人的汗巾子,扔到地下能把狗都能熏跑了。

       似乎有一部电视剧叫《女人,辘辘和井》,对,以前用来积水的那个家什叫辘辘,老家叫“轱辘”,我还摇过呢,耽在井口上,用来安装辘辘的那个大大的鹿角似的器具叫“桠杈”。一般的井都得有四个辘辘同时汲水,叫“四轱辘”井口,还有更大的“六轱辘”井和“八咕噜”井呢。

       这口老井就是个“六轱辘”井。

       现在有回到井台上。这井台有以下几个说道,首先是挖井挖出的大量土石无处堆放,干脆就直接堆放在井的四周,这样,井挖好了,同时,厚厚实实的井台也就形成了。其次,井这地方,也是个挺危险的地方。古谚云:“一人不出门,二人不看井”,有了高高的讲台,当然也阻止不了落井下石的阴谋,但最起码能多少防范一些意外的发生。其三,汲水出来,直接就在高处,水往低处流嘛,顺渠而流,浇灌起来甚是方便。

        可一件东西,当它被废弃了之后,就什么也不是了,井也不是井了,井台也因与某某人家的地块儿连着,早被一股脑儿推平了,这样可以多种几垄麦子。

  评论这张
 
阅读(228)| 评论(19)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