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风烛里的父亲(13)  

2010-03-19 23:50:14|  分类: 一家之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好在是农忙时节,村子里从孩子到尚有一些劳动能力的老者,都在为能尽快把成熟的麦子收割,运回,碾打,晾晒,之后卖掉或倒进自家麦屯里而作着不懈的努力。记得有一年,我在收割碾打的十多天里,只睡了不到十个小时,弄得我都不知道我是谁了,也不知在为谁家干活,只恍惚觉得自己像个高速旋转的陀螺,惯性致使你一刻也停不下来,饥饿,疲惫,劳累,酸痛等等的正常感觉已经没了;又像一个喝到酣醉状态的酒徒,不论什么酒,红白啤米,也不论瓶杯盏碗,但端嘴边,二话不说,抡来就喝,全都凉白开似的一“咕咚”就下去了。

       青壮年就更不用说了,更得豁出去。有的人天生懒惰奸猾,可农忙专治你这号毛病:别人家脱粒你躲奸耍滑,那轮到你家时,叫得来别人帮忙吗?

       村子里一共有八座打麦场,这是麦黄时节最聚人的地方。每座打麦场里至少有两台大型脱机机在工作,日夜不停;每台脱粒机至少得配备七八个壮劳力才能满足那铁家伙巨兽般的“食量”。一到晚上,整个打麦场灯火通明,人声鼎沸,机器轰鸣,烟尘冲天。如果你到村子数里外的某个高处一站,远望打麦场,活脱脱就是岑参笔下愁云惨淡,狼烟烽火,刀光剑影,人喊马嘶的古战场嘛;稍一抬眼,风向一变,声音没了,顷刻间有幻化成了一幅云树迷离,雾岚笼罩,烟雨朦胧,幽谷苍茫的淡墨山水---------不过列位千万不要忘记,我只说“活脱脱”和“幻化”,而实际的意思是想说明,那个劳动环境,麦芒,微粒,粉尘和悬浮物很是甚嚣尘上,污染非常厉害,干一晚上活,耳朵和鼻孔里黑丝丝的东西好多天都清理不完。

       气喘吁吁的二哥跑到最近的一座打麦场,跺脚一声大喊:“救人啦!”机器巨大的轰鸣声很快停了下来。二哥赶忙向众人说明情况,大家一听,也不及多想,带上现成的绳索很快赶到了出事现场。

      大家伙儿来到井口往下一看,有些傻眼:井口那么大,又没个横担在上面的木头什么的,井下黑洞洞,没有任何响动,手电筒一照,只见白惨惨的麦个子,这可咋办?咋办都得下人呀。

       可来人没有一个表示愿意下井的,也难怪,谁都知道我家的马认人,又尥蹶子又咬人,虽然说那马十有八九早就摔得怕是动弹不得了,但毕竟是置身于危险之中嘛--------父亲后来向我说:人家能来,咱就万分感谢了。要是再让人家出个一差二错,咱也不愿意呀。

       刚才还瘫倒在地上的父亲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和力量,“唿”地站了起来说:“快把我绑上,我下!”

      那一年,父亲六十一岁。

      

  评论这张
 
阅读(211)| 评论(23)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