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风烛里的父亲(14)  

2010-03-21 14:30:11|  分类: 一家之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亲很快下到井底,一边大喊着大哥的名字,一边借着手电筒微弱的灯光,用镰刀割断捆扎麦个子的绳索,之后疯狂地拨拉开这些一辈子让他恨,让他喜,让他悲,让他累的麦秫,可它们毕竟是太多了,又不得不一捆捆地往上吊。

       在父亲一遍遍撕心裂肺的呼喊声里,埋在麦秫底下的大哥终于有了回应:“噢,我在呢。”

       井上的二哥和众乡亲不由松了口气。

       “能动不?”

        ‘还行。”

       父亲在井下的动作更加快捷,井上的人手也来了劲儿。一大捆的麦子,在众人齐刷刷的“起”声中,“呼”地一声就被吊出井口。很快,大哥的身影出现了,但被马车和马卡在角落里,还是动弹不了。

      父亲急中生智,赶忙把绳子拴在马车上,井上的人一发力,马车才稍稍松动了些---------这个时候要吊上马车,是压根儿不可能的---------在父亲的拖拽下,大哥几经挣扎,终于挣脱束缚,解放了出来,顾不上询问疼痛和受伤的情况,父亲三下两下把绳子套在大哥的腰间和腋下。

        大哥和父亲先后都上了井。大伙儿围拢在大哥身旁,只见大哥脸色煞白,还是惊魂未定的样子,好在意识还算清醒。父亲和二哥向身旁的各位一一鞠躬感谢,但被阻止---------“大爷这是干啥呢,乡里乡亲,帮这点忙是应该的嘛。”

     不知啥时,一辆不知谁家的平车已经停在旁边,众人七手八脚把大哥抬到车子里,又护送到医院。

     一检查,身体多处骨折,肋骨也摔断了好几根,好在脏器还好,未受到大的损害。

     那一也,全家人都守候在大哥的身边,谁也没有离开。似乎不这样把守住,大哥的命还会被藏在什么角落里的魔祟给摄走似的。

      父亲似乎也一下子和以前不一样了,平静下来的神情里有些神情凝重,话也少了,像个突然顿悟的坐禅者。不过大家并不担心什么,因为父亲有足够的坚强。父亲只是很想不通:为什么老天爷会给我来这么一下子,我做错什么了吗?

  评论这张
 
阅读(162)| 评论(23)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