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山行乘兴且吟诗(3)  

2010-03-23 23:43:56|  分类: 昨日星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日,公事之余,王禹偁在破庙的大殿前盘桓,忽然,在斑驳脱离的墙壁上,隐约看见类似草书的痕迹。起先他并没有十分在意,寺庙嘛,三教九流,七行八作的人或进香,或游玩,或羁旅小憩,或流落滞留,都想附弄风雅一把,涂鸦几笔,不留下个存照心犹不甘,也没什么奇怪的。但当凭借自己的一点书法功底一点点把云烟飘忽的笔画给搜寻连接起来,有了些大致轮廓的时候,王禹偁大吃一惊:这字写得惊世骇俗,出神入化,率意挥洒,旁若无人,如痴如醉,如颠如狂,这不是草书张旭的墨迹嘛,这是真的吗?他不敢造次,只能用眼睛将覆盖在草书宝墨上的风雨蚀痕和人为的涂抹小心翼翼剥离去,随着云开雾散,终于在落款处发现了张旭的大名。这下,王禹偁高兴坏了,一个直觉告诉他,此地绝非自己的久留之地,短则一二年,长则数年,自己一定会东山再起,重新受到重用的。

       你道王禹偁为何那么高兴?原来前辈李颀有《赠张旭》诗曰:“露顶据胡床,长叫三五声。兴来洒素壁,挥笔如流星。”一则这草圣原本就有见素白墙壁就挥洒一番的雅兴,说明字出自张旭不假。其次,这大名鼎鼎的草圣不是也有跟自己差不多的经历嘛。彼能终留千古圣名,我王禹偁难道就会终老在这里吗?

       想到这里,王禹偁越发在半颓的土墙前认真揣摩起来,起先只是似有似无,断断续续的墨痕,再看是勾连斜欹的笔画,继之渐入佳境,但见眼前时而狂风大作,飞沙走石;时而又低洄翱翔,闪转腾挪;时而似水银泄地,酣畅淋漓;时而又魂飞魄动,长吁短叹,真乃超越时空,心游八极,思接千载,物我两忘。难怪唐韩愈《送高闲上人序》如此赞美张旭:“喜怒、窘穷、忧悲、愉佚、怨恨、思慕、酣醉、无聊、不平,有动于心,必于草书焉发之。观于物,见山水崖谷、鸟兽虫鱼、草木之花实、日月列星、风雨水火、雷霆霹雳、歌舞战斗、天地事物之变,可喜可愕,一寓于书,故旭之书,变动犹鬼神,不可端倪,以此终其身而名后世。”的确不假,一点没夸张呢。

      心潮激荡之下,王禹偁援笔《七律》体记下了这件事:

      “初到商州馆于妙高禅院佛屋壁上见草圣数行读之乃数年前应制所作皇帝试贡士歌追思前事感而成章

              应制诗篇对玉除,是谁传写到商於。
              昔从蓂荚阶前作,今向莲花座畔书。
              商岭未甘随绮季,汉庭曾忝用相如。
              山僧莫怪频垂泪,乍别承明旧直庐。”

     

           

  评论这张
 
阅读(117)| 评论(15)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