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风烛里的父亲(16)  

2010-03-23 16:20:29|  分类: 一家之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草草填了点肚子,我就到镇医院。见到大哥坐在病床上,若无其事的样子,我这才彻底放了心。

         “现在能活动不?”

         “能”,大哥说,“就是稍一用力,断了的肋骨就疼;还有就是这条骨折的胳膊不能抬。其他没啥,还凑合。”

        这时大嫂端着饭打外面进来,一边麻利地盛饭给大哥,一边把事情详详细细告诉给我。

       “咱爹也是,咋就把车停了那么个地方?马的肚带掉了,又不是就不能走了。要是再往前走走再停,不是啥事也没了么。”我问。

       “是呀,”大嫂说,“平素里那么细致的一个人,咋就犯了那么个大糊涂。”

        “可这就怪怪的,”我转脸问大哥,“你当时到车的外手时,就没有看见黑洞洞的井口吗?”

       大哥笑笑说:“看是看见了,主要是太大意。我想手扶着车辕应该没事的,不就是系个肚带嘛,没成想马一动,车就往外手挤,一挤,就把人挤下去了。”

       “你瞧瞧你瞧瞧,”嫂子快人快嘴,“父子俩,一对儿愣货,一个是犯糊涂,一个是忒大意,不出事才怪了呢。”

      “好啦好啦,人没大事,一切都好。”我说。

       “哼!”大嫂撇着嘴,“你大哥呀,就这几天张嘴没话说。过几天一好,你看吧,满嘴都是他的理儿。”

      这几天家里的农活落下不少,我趁着在家,正好猛干一阵。大部分时间都和家人在一起拾掇麦场里那些活计,常常一边干,一边就拉扯到前述事情的枝梢末节。每一个人都想拼命找出事情的一些前因后果来,因为事儿出得实在有些蹊跷:那井口子朝天,黑洞洞个窟窿那么大,兴许父亲小时候那井就有了呢。不论是生产队时还是承包制以后,家人三天两头都从那儿过,至于父亲去得就更多了,几乎熟悉到闭着眼睛也知道是不是到井跟前了,天黑算个甚呀,自家的地就在那儿,一草一木,哪儿一个坑,哪儿一个洼,都熟悉得跟自家的炕头一样,怎么就会不早一步,不晚一步,不前一尺,不后一尺,可卯可榫地停在那儿呢?再说大哥,人不居险地,你让父亲把车再往前赶几步不就行了嘛,咋当时就那么傻乎乎?眼看墙倒,我就站墙下不动,等着它往下砸呀?真是邪门了。

       这事直到现在,我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兴许人在某些时候会短暂地做出些不受意识指挥的事情吧。

  评论这张
 
阅读(205)| 评论(21)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