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风烛里的父亲(17)  

2010-03-26 18:09:01|  分类: 一家之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其实不要说父亲,连我都对那口井非常熟悉,熟悉到就像自家园子里的一棵树一样。年幼时,经常跟上大孩子们去割草。有次,带了一把新镰刀,很是高兴,新镰刀锋利好使呀。那时,地处村南的大片土地全都荒芜着,因为水位太高,盐碱都被过于充沛的水带到了地表,所有的井水距地面不过数尺,因此在孩子们看来也就不怎么害怕。我探身于井口,悄悄把新镰刀勾在井壁的砖缝里,诈称新镰刀掉井里了,哪知往出取时一不小心真给掉了下去。此事一直被我瞒着,要是父亲知道了,那一顿老拳是逃不掉的。那时的人太穷,一把镰刀也算个家什呢。

       先前的人常常在墓里埋上块墓志铭,因为相对说来地面上的墓碑容易流失;而有墓志铭的话,任你千秋万代之后也成不了孤魂野鬼,墓主人姓甚名甚生卒年月都在上面刻着嘛。这些列位可能都知道。先前的井也一样,一般在水面和井口之间的某处,屯井的青砖之间,会嵌着一块墓志铭大小经过打凿的青石,上面镌刻着主人的或捐献人名字,捐献银两以及凿井口的初衷,时间和经过等等,不像现在,煌煌一座摩天大厦拔地而起,但你愣是寻不见设计师和建筑师的名字。

       赶快打住,关于井也说得太多了;那匹塞翁之马还在井挣扎着呢。

       出事的次日一大早,马和车就分别被吊了上来。车的损坏不太严重,毕竟是上好木料做成的,很是经摔打;但马就惨了,块头和体重都那么大,像重锤之砸下去一样,还活着就已经是奇迹了。

       四肢早已不会动弹的马被放在井边,如土委地,如鲸搁浅,只有鼻翼翕动着,呼吸非常急促,眼神里已然失去了往日的高傲,凶悍和张扬,代之以一种悲愤,绝望和无奈,并无一丝的摇尾乞怜和哀怨。父亲几乎不忍与它对视。

       属于一匹马的功用已经荡然无存,该如何处置它着实让父亲踌躇不已。当日下午,二哥背着父亲联系了一个屠夫,以非常低廉的价格让人家拖走了,这匹当初花了父亲千余元的马就这样彻底告别了主人。

       大哥在渐渐康复,马呢没了。经过这一场变故,父亲一下子老了许多。那一段时间里,父亲常常独自置身空空荡荡的马槽前发呆,马槽的一侧还放着为马准备的许多草料和麸皮呢。父亲大概是想到当初那位朋友对他的劝告了吧,大概自心底承认自己的这场失败了吧。

      乡下习俗,卖牲畜不卖缰绳,意在有去有回,但自那以后,我们家再也没有养过牲畜。

  评论这张
 
阅读(176)| 评论(24)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