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一丛萱草,数竿修竹,几叶芭蕉”  

2010-03-29 18:52:11|  分类: 昨日星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篇博文里提到的石孝友,字次仲,江西南昌人,宋孝宗乾道二年(1166)进士,但具体的生卒年月不详。词风通晓浅近,常用俚俗之语,状写男女情爱。仕途不顺,不羡富贵,隐居于丘壑之间。明人编纂的《唐宋名贤百家词》里曾提到石氏词集《金谷词》。很显然,在牛人麇集,名家迭出的宋代词坛,这位既“孝”且“友”的石进士充其量只能算个末流。

不过,名气虽不大,但留得后人知道,也不简单。愚者千虑还有一得呢。石孝友之词,也有一些很是出彩,如下面的这首《眼儿媚》:

 

愁云淡淡雨萧萧,暮暮复朝朝。 别来应是,眉峰翠减,腕玉香销。

小轩独坐相思处,情绪好无聊。 一丛萱草,数竿修竹,几叶芭蕉。

 

看了《红楼梦》,得了相思病。一染此恙,百药难调。症状是六神失主,七情错乱,五味不辨,四肢无措,如果还逢老天爷不助兴,“更著风和雨”,那风狂雨骤之下,病症岂得不加重?“愁云淡淡雨萧萧,暮暮复朝朝”,此“淡”者,非淡无,乃惨淡之谓;朝朝暮暮的,除了潇潇秋雨外,还有心底那湿漉漉,沉甸甸的思绪和心结呢。于是就想,那一抹倩影,那一泓眼波,该不是水瘦了,影黯了,残了胭脂,淡了蛾眉吧,“女为悦己者容”嘛。

小轩非小,乃精致工巧,然而,微斯人,再讲究的庭院,再绮丽的内阁也失去了意义,形单影只,独坐相思,那真是,愁思与雨丝齐飞,惆怅伴阴霾共在。那丛摇曳的萱草,那几竿挺拔的竹子,那几叶肥硕的芭蕉,算来也只能,平添烦恼。萱草亦名忘忧草,望而解人忧,可我这相思之忧也能解吗?

比起这首《眼儿媚》来,石孝友的另一首《浪淘沙》更加流畅简洁,通俗易解:

 

好恨这风儿,催俺分离!船儿吹得去如飞,因甚眉儿吹不展?叵耐风儿!       不是这船儿,载起相思?船儿若念我孤栖,载取人人蓬底睡,感谢风儿!

 

多情的女子在与心上人一番欢愉之后,登船离开。其时也,风高船速,帆满水急,女子望着码头上前来送行的心上人越来越远,喃喃自语,絮絮叨叨,一阵怨风,一阵谢风,把离人的一颗相思心表现得活灵活现,无以复加。

稍加注意的是,词中的“人人”非指多人,而是做单数用,意为“那个人”。妙的是,作者偏不那么说,而作“人人”,此词严格说来该作“人人儿”。在北方方言里,重叠和儿化是两个比较明显的特征,二者的作用基本相同,即赋予所指对象以昵爱和亲密无间的情感,好似一位母亲逗弄怀中的幼子:“你这个小人人儿,就是妈的心肝肝儿。”

 

 

  评论这张
 
阅读(1600)| 评论(2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