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风烛里的父亲(19)  

2010-03-31 05:15:11|  分类: 一家之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实话,病榻里的父亲已经是一个快接近阳世间最后一个驿站的行者,有点类似早先晋人走西口的情状,繁华喧嚷,要冲边塞的杀虎口就在前面,一步步紧来一步步捱,那就不妨再吃一碗浇肉潲子刀削面吧,否则出了这口外,漫漫黄沙,茫茫碧天,草低树远,渺无人烟,连风都带有一股胡腥味,连水都带着羊粪蛋的膻臭气,再要回头亲近一下家乡的山水和泥土,再要望一眼村头老槐树稍上的老鸹窝,怕是没那么容易了,衣锦还乡者十之一二,最终落到孤魂野鬼者常八九......

      可能是由于晒太阳少了的缘故吧,父亲的脸颊浮肿而惨白,甚至还泛着微微的亮,那是一种和健康者相比迥然而异的颜色。是的,父亲已是一支微弱的,摇曳在风中的烛光,是在五丈原禳星的诸葛亮,只要一股突入的风来,随时都可能熄灭那一豆孱弱的生命之光。

       很多年前我就有所发现,父亲脸部的皱纹非常多,从额头到脸颊,从眼角到嘴角,全是深深浅浅,纵横交错,纠结牵连的褶皱和纹路,如果贴上张宣纸,做个拓片的话,那一定会是一纸很详尽的水系图谱。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四川美术学院的学生罗中立画了一幅非常写实的油画《父亲》,一举震惊画坛。画里的那位父亲,双眼迷惘而期盼,伤感而倔强,整个面部都布满皱纹,镌刻一般,犁耙似的双手端着一个被锔过的大海碗,背后是一片焦黄的土地和庄稼。如果单就皱纹的话,父亲的这个“创作”比当年油画更深刻,更生动。

      《父亲》是艺术,尽管其背后也站立着一个和作品形象非常相近的生活原型,而父亲是真实的,真实到夜晚的每一阵呼噜声里,真实到他浑身疼痛时满脸的皱纹重重叠叠,挤挤挨挨的样子---------这都是七十余年风霜雨雪捶打,穷困和磨难侵袭的结果呀。

      除了皱纹,还有伤疤,包括肢体的和心灵的。

      在我的记忆里,父亲从没有为我买过什么东西,所有的衣服都是由母亲做或找人拾掇。当然这一切都是贫困惹的祸。几年前,我跟一位与父亲很惯熟的老者闲话,对方闲拉出一件小事来,说在我很小的时候,他与父亲一起进城为生产队拉刚刚购买的柴油机,两人都是一文不名的穷光蛋,于是就先期领出了出差补助:每人每天三毛。我们那里离城很远,所以村里人一有机会进城,就先到羊杂割锅子上来一海碗,犒劳一下长期缺少蛋白质抚慰的肠胃,而父亲总是舍不得这几毛钱,于是,他们就在羊杂割锅子旁边要了一碗面汤,晾面汤的当儿,父亲在商场的橱窗里看到一个小孩穿的背心,就溜达进去打算给我买下。岂知没多一会儿,父亲哭丧着脸子出来了。为何?原来就那可怜巴巴的几毛钱,也被小偷给偷走了。

       爹,你还记得这事吗?

        父亲的神情依旧像雕塑般僵硬,只是那枯涩的眼眶里,缓缓泛出了些许湿润。

  评论这张
 
阅读(212)| 评论(2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