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风烛里的父亲(22)  

2010-04-21 02:38:50|  分类: 一家之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这一跑,父亲大概隐隐觉得不安,可能是在我一撒腿离开后就约了人一起寻找。几小时以后,在离村子十里开外一个极荒僻的野沟里找到不知向何处去的我。

         知子莫若父。在此前数不清的挨打过程里,我从没有跑过,而这次一反常态,明摆着十有八九要出事嘛,做父亲的焉能不急。事实上还真如此,如果不被找到的话,就说不定流浪到哪去了,当时的我就像易水边的荆柯,真的抱着一去不复返的决心。不过话又说回来,当时的我一没坐过汽车,也不知到哪去坐,火车呢更是从未见过,更要命的是,连一文钱的盘缠都没,你能跑到哪去?可话又说回去,穷则思变,穷生盗,奸生杀,走投无路反天下,偷盗造反不是都是被逼出来的嘛,那要下去就不知是啥样子了。

       按理说,经历过上述事变以后,父亲应该收敛一些了吧,可事实并非如此,一不遂意,父亲照样出手不误。

       最后一次挨父亲的打时,我已经二十五六岁了,大学毕业也两三年了,工作也有了,也结了婚,但父亲陡然而起的火气似乎并没有比先前年轻些的时候小多少,那一年的除夕--------我婚后的第二个或者第三个---------包括我媳妇在内的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包饺子。我呢在另一个屋里中津津有味地看一本小说。父亲连着叫我过去,我嘴里应着,却没挪窝。那小说实在让人着迷,再说,我有不会包饺子,过去了也就打打下手而已。

      突然,父亲手里掂着家里的长擀面杖出现在我在的屋子里,不容我有何反应有何分辨便劈头打了过来。我读书时喜欢趴着,头部对着炕头,自然头部就成了主要的打击目标。抡了不知多少下,大概火气息了些,父亲才住手,气咻咻又回到那个屋。

        挨打后我的第一个反应是这家无法再呆下去了,胡乱收拾了一下行李就走,到了村外,大哥费了好大的劲才拦住我。

       那个年过得非常别扭,正月初一也没给父母拜年,直到假期满,我返回工作单位,也没跟父亲说上几句话。

       母亲背着我时大约断不了对父亲的数落;媳妇呢肯定是一肚子不满,但没在言语上有所流露。后来我埋怨媳妇,说你如果站出来痛斥父亲的暴力行为是最合适的人选呀,为什么当时一直沉默?

      这次以后,终于没再挨过父亲的打了。但实在地说,已经晚了。因为直到现在--------父亲在世的日子可能已经不多--------我与父母在一起时,从未谈过过去挨打的那些事情,那些令人不愉快的经历似乎成了两代人谁也不愿揭开的伤疤,即便稍稍触及,亦隐隐作痛,只能小心翼翼地避开它。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5)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