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风烛里的父亲(20)  

2010-04-02 16:12:00|  分类: 一家之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属于父亲这座“山”上,锻炼意志,领略绝胜风光的同时,我也吃了不少苦头,姑且也算一种“饿其体肤,苦其心志”吧,男孩子穷养嘛。

        生活的重担于青壮年时代的父亲来讲,也许是太沉重了,重到逼你退却到无法回旋的墙角,到卑微的尘埃里,可人的本性又不甘心这样的屈辱和桎梏,于是就挣脱,就宣泄,就忿怒,只可惜人家陈胜吴广挣脱的方式是揭竿而起,项羽的忿怒是“彼可取而代之”,就连最近最普通的陶家老父陶兴尧都敢于以自焚的方式来宣泄自己的怒火,父亲既没有英雄豪杰的浩然之气,也缺乏陶氏老父赴死抗争的决绝之举;那怎么办?火了就向自己的儿子挥一番老拳呗。

       自小到大挨打的次数有多少?记不胜记,数无可数,真的是太多了。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这话没错,男孩子所挨的打多数是咎由自取,罪有应得,譬如一个两岁的孩子,出于好奇,用指头插座里戳,其父看到会怎么样?阻止了之后告诉孩子电的危险?那孩子能理解吗?也许最好的办法就一巴掌抡过去,那结果极为见效,孩子在父母监护不到的情况下,再看见插座,就会不胜觳觫,再也不敢染指那东西了,那是不可承受之痛嘛。

       该打的,打了,服;可那些本不该接受的皮肉之苦呢,我至今也不服,也无法原谅父亲当时的暴躁和蛮横。当然,话说回来,父亲毕竟是父亲,不是敌人,他抚养儿子时有过错,做儿子的也不能以此为借口推卸或疏忽自己的赡养义务不是?不是一码事嘛。

       我十三四岁时,父亲大约经过一番求人告奶奶的努力,把初中毕业的二哥送到当时镇上的供销社做临时工。在一辈子跟土坷垃打交道的父亲看来,这是一件很自豪很得意的事情,毕竟跳出龙门的希望嘛。据我对父亲的了解,上班前的二哥肯定在父亲那里受到一番训诫,比如像“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呀,“不打勤,不打懒,专打不长眼”呀,“笑懒笑馋不笑苦”呀,“不是你的财,不落你的袋”呀,“不怕学不成,但怕心不诚”呀等等,搁现在的话,大概叫岗前培训。父亲的苦心于此可见一斑。

       可另一方面,我家那个时候正处于经济状况最为拮据的时期--------其实也不能说“正’,因为属于我家的困难时期委实太长太长---------到了村里一大半人家都有了自行车时,我还没有穿过一件买来的衣物,哪怕一双袜子,所有着身的东西全部来自于母亲亲手织出来的土布。这样的捉襟见肘之下,你还指望家里能出现一辆自行车吗?

      自家没有,又羞于借人家的,以至于半大不小了,连个自行车也不会骑。时间一久,便成了心病,也成了别人眼中的缺陷-------有次学校安排到附近的铁厂参观,老师安排一男一女,两人一组合骑一辆车前往,而当时的我,既不愿借车,又不会骑,更兼块头不小,这下便有些麻烦:老师有些作难,同学在课桌下偷笑。最终那次参观列位可想而知,我只能不去了。

       类似许多这样的心灵创伤,父亲到现在也不知道。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26)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