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练月萦窗,梦乍醒  

2010-04-28 17:00: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演艺界通常以“本色演员”和“角色演员”来评价一个从业者的表演功力。前者的特点是:如果遇到与演员本身性格,志趣,身份等相似或相近的角色,该演员可以表演过程里发挥得游刃有余,收放自如;而一旦人物性格与自身特点距离加大乃至乖谬不合,则手足无措,无法进入,彻底抓瞎。与此相比,“角色演员”乃显示出了高其一筹的绰然魄力:演忠则以死报国,气吞河山,活灵活现;演奸则阴险猥琐,鬼鬼祟祟,入木三分。老则步履颤颤,老气横秋;少则眉目含情,青春勃发。总之不论角色如何,皆能顺手拈来,出神入化,一颦一笑,浑欲天成。

       骚人墨客,吟诗填词,亦复如此,如宋词巨擘苏轼,既有“大江东去”的铁板铜琶,又有“明月夜,短松冈”的浅吟低唱;范仲淹,既有“长烟落日”的慷慨激昂,又有“眉间心上”的愁肠婉转;李清照,“绿肥红瘦”,固得心应手,而其乌江之叹,岂非惊天地泣鬼神乎?

       蒋捷之词,惯孤高萧然,然而遗恨凄迷,晓风残月,亦驾轻就熟,别有洞天。

 

                                                     金盏子                                       蒋捷

练月萦窗,梦乍醒,黄花翠竹庭馆。心字夜香消(一作清),人孤另、双鹣被池羞看。拟待告诉天公,减 秋声一半。无情雁、正用恁时飞来,叫云寻伴。

犹记杏栊暖,银烛下、纤影卸佩款。春涡晕,红豆小,莺衣嫩,珠痕淡印芳汗。自从信误青鸾,想笼莺停唤。风刀快、剪尽画檐梧桐,怎剪愁断。

 

在他乡的驿馆里,词人倏忽醒来,浑似天光微熹,细一打量,却原来月光如练,银辉如洗。时已深秋,寒意丝丝,这一醒来,再难入睡,心中颇不宁静。索性披衣下床,踱步至室外,但见院落里翠竹摇曳,几如剪影,黄花堆积,朦胧寂寥;顾自孑然一身,形影相吊,不觉悲从中来。那掺入了香料的心形炭颗,在熏炉里吱吱燃烧了一夜,恍惚就是自己这颗多愁善感的心在煎熬呀。咦,池边高高的树杈上,似乎栖息着一对小鸟,它们偎依在一起,应该是被我惊扰了好梦。这大约就是古人笔下的比翼鸟吧。《尔雅  释地》里记载:“东方有比目鱼焉,不比不行,其名为之鲽;南方有比翼鸟焉,其名谓之鹣。”然而此刻的鹣鹣鲽鲽,都是人家窗户里的风景;而于自己,则只能是“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告诉那明日早起的秋雁,你懒些床吧,你轻声些吧,否则你“啊啊”的悲鸣彻入云霄,会让树上这对小夫妻埋怨的。

遥想自家的小轩窗里,也曾纤手剪烛,映照出一双相拥的身影,那朦胧摇曳的烛光里,镂花的牙床内,佳人宽衣解带,铅华尽洗,一双笑靥在昏黄的一豆灯光里,愈发神秘诱人,娇羞妩媚,不仅让人想起春树枝头的雏莺试飞初啼时那且惊且喜,即欲又怯的曼妙来,那白皙粉腻的肌肤上的细密汗珠,恰似玉硝温润,美玉凝露,那丝丝缕缕,散发自冰肌玉肤的的芬芳,仿佛岸町芝兰,幽谷蕙香。唉,可惜这一切都成了从前,“青鸟不传云外信,丁香空结雨中愁。”想我的佳人此时此刻也是心有灵犀吧,只可惜身不由己,双翼徒唤,不能与我相逢。唉,恼人的秋风呀好像一把犀利的剪刀,缘何如此残残酷无情,教人相思?可是,你可以将翘檐下的蛛网剪碎,可我这百结千回的愁肠,你如何剪断?

  评论这张
 
阅读(322)| 评论(19)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