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清明诗词谁最好(5)  

2010-04-05 17:52:25|  分类: 清风徐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谚曰:乱拳打死老师傅,说的是有那么一种搅局者,其拿手好戏仅就一招:搅。表现为,预先也无构思准备,上得阵来,东一榔头西一棒子,见甚抡甚,随心所欲,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枪头子掉落,那把子就当哨棒使,哨棒断了就当鼓槌挥。斯乃兵法精髓“水无常形,兵无常势”,端的了得。

       宋人高翥的一首《清明》就是一根搅棍:

      南北山头多墓田,清明祭扫各纷然。纸灰飞作白蝴蝶,泪血染成红杜鹃。

    日落狐狸眠冢上,夜归儿女笑灯前。人生有酒须当醉,一滴何曾到九泉。

      开始也无甚奇,写祭扫者多至“纷然”,络绎不绝。接下去两句就不一般了,就诗律言,工整贴切,无以复加;就胸臆言,将生者哀伤悲恸刻划至穷极尽相;然更高人一等之处在于,那飞舞的白蝴蝶与翻卷的红杜鹃简直是刚刚皴染而就的花鸟丹青,一白一红,一伤一悲,真正“诗中有画,画中有诗”。

      读诗人千万留意的是,那红其实非红,乃子规即杜鹃所蹄之血的颜色,“疑是口中血,滴成枝上花”(南唐  成彦雄《杜鹃花》),李白亦于《宣城见杜鹃花 》一诗中写:“蜀国曾闻子规鸟,宣城还见杜鹃花。 一叫一回肠一断,三春三月忆三巴。”至于梁祝化蝶,众所周知,就不赘述了。

      不料到了夜晚,儿女们似乎将白天的惨白血红忘得干干净净,一场肃穆庄严的祭扫到成了一回寻芳赏花的冶游,你看他们无所顾忌地戏闹着,笑语里并没有一点对列祖列宗的缅怀和思念。到了晚饭时,诗人终于忍不住满眼的的浊泪,一点点,滴到酒盏里,也滴到心坎里。罢罢罢,还是今朝有酒今朝醉吧,一旦撒手,那坟前的祭台上,即便是葡萄美酒夜光杯,玉液琼浆琥珀色,岂能有一滴真正喝到嘴里?

      墓前说墓,泪里说泪,灯下则灯语,酒后则酒话,也竟然凑成了一首诗。但也不得不承认,那抹蝶翼的白,那缕泣血的红,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评论这张
 
阅读(167)| 评论(16)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