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一个梦  

2010-07-04 01:23:39|  分类: 一家之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清晨(7月3日)的梦实在是有些不吉利,本想将它压抑在心底,但终究敌不住诉说的冲动;那就叙述它出来罢。也许,就像迷信里讲究的那样,一旦点破了,谶语的魔力就会失去效验。

       因为贪看世界杯,所以到天亮时才上床睡觉;又习惯睡前看一阵书报,之后觉得迷迷瞪瞪,大概就进入梦境了。

       梦里的情景是这样的:一回到父亲所在的东屋,眼帘里似乎并没有出现卧病已数年的父亲。空旷,寂冷的屋子里只有一盏油灯,灯火在微细的风里似乎有些颤颤的,内心便有些惊愕不已。之后便像寻找什么一样到了北厦屋里只见面对着安放着许多祖宗牌位的地面上有烧过纸的灰烬。不由惊讶而疑惑:莫非父亲已经走了吗?之后便醒了,很是悸动不安。

      初醒来时犹记得其中许多的细节,但后来又迷糊一下之后,便只剩下上述的梗概了。

      便开始了一整天的神思恍惚。至中午时分,大哥果然打来电话说,尽快回来吧,父亲的情况看来不太妙,每天的进食已经很少了,饮水也极其困难。天,这梦果然是有些来头。

       遂迅速决定,次日一早,火速回去。但愿这次照例只是一次久违的归省。

      刚刚过完大年时,父亲的表情就凶险了一次,距离撒手大概就那么一步之遥,所幸最终是挺了过来。这次,可怜的父亲怕是再也难挺下去了。

       直到少年时,一直对不住人的北厦屋有些害怕,哪怕大白天单独进去也颇有些惊悚,原因是屋内的西头靠墙处摆放着一架原本可能极其精致,但后来逐渐自然腐蚀的大神龛,里面安置着几十个牌位。由于分家,后来少了些,但仍然有十几个,一大溜摆那,显得阴森怕人。

      好了,就先胡乱记这些吧。

  评论这张
 
阅读(167)| 评论(1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