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记得小轩岑寂夜”  

2010-09-10 23:29:18|  分类: 昨日星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闲来遛弯,忽见《东坡题跋》里有一则短语:“希蕴颇能诗,虽格韵不高,然时有巧语。常作《墨竹诗》云:“记得小轩岑寂夜,月移疏影上东墙。”此语甚工。”

         呵呵,如果不看题目,这两句是颇像一出张生和莺莺的偷情故事,待到见识过诗题,不由不慨叹其神来之笔,其时其物,其形其状,如此写来真乃诗意迭出,引人入胜。

      曹希蕴之名,此前依稀见过,但未曾注意。据上述东坡口气,庶几应为同时代者。一查,还真是。

      曹仙姑,全赵宁晋(今河北宁晋县)人,北宋著名女冠。初名希蕴,后宋徽宗赐名道冲,诏加号清虚文逸大师、道真仁静先生。自扶坐能言,便解文字;五岁,赋诗属文;十五岁,古今载籍所记,博极无遗,一经目,终身不忘。家人患其弄翰墨,即登屋赋咏,书遍万瓦。诸教洞彻,咸得其要妙。尝谓处世居家,均在樊笼,不愿嫁适,脱身遁去。

        另外一个足以不令自己因见识浅薄而自惭的故实是,清人厉鹗辑撰《宋事纪事》,因不知曹希蕴,曹仙姑,曹道冲本系一人,以致分列于数卷之中。呵呵,看来不解曹希蕴,实在算不了什么,怨不得自家孤陋寡闻,盖因其名声寂寂呀。

       真是个奇女子呢。才异志奇,超凡脱俗,不著诗文则罢,如下笔,必非同凡响,下列数诗,可见一斑。

                                                       新月

              禁鼓初闻第一敲,乍看新月出林梢。谁家宝镜新磨出,匣小参差盖不交。

                                                 西江月      灯花

  零落不因春雨,吹嘘何假东风。纱窗一点自然红。费尽工夫怎种。

  有艳难寻腻粉,无香不惹游蜂。更阑人静画堂中。相伴玉人春梦。

                                         踏莎行       灯花

  解遣愁人,能添喜气。些儿好事先施力。画堂深处伴妖娆,绛纱笼里丹砂赤。

  有艳难留,无根怎觅。几回不忍轻轻别。玉人曾向耳边言,花有信、人无的。

                                   题乾明寺绣尼集句

睡起杨花满绣床,为他人作嫁衣裳。因过竹院逢僧话,始觉空门气味长。

 

民间迷信认为,夜晚灯花烧结的形状,能兆示次日的顺逆与吉凶,故曰“些儿好事先施力”。

纵观曹诗,果然着眼与众不同,多了一分冷眼旁观的散淡,少了一丝凡尘中人的纠结。遗憾的是,那首《墨竹》的全诗仍未着落,幸而还有一点收获,那就是,从两首《灯花》看,《墨竹》里的那两句看样子作者是有意而为之,类似于今人的荤段子,谜底是严肃的,却故意编排一个出令人想入非非的谜面。是否也可以据此推测,这位曹仙姑,虽然位列仙班,号曰清虚,但对俗世的生死情爱等等还是有着些许的牵挂吧?

 

 

  评论这张
 
阅读(610)| 评论(23)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