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月明花落又黄昏  

2010-10-26 22:30:28|  分类: 歌以自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诗无达诂”,语出董仲舒《春秋繁露》卷三《精华》,“达诂”的本意是确切的训诂或解释,后来渐而引申为诗论的一种释诗观念,发展为对诗歌及文艺的一种鉴赏观念,用来指文学艺术鉴赏中审美的差异性。当然,“诗无达诂”的现象其实也并不太多,统一性还是占主导地位嘛。不过,被诗激发以后的联想肯定是不一样的,那就别有怀抱,各有心思了,还是那句话,有一千个读者,即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嘛。

       杜牧有一首叫《宫词》的诗是这么写的:

                          

                                 监宫引出暂开门,随例虽朝不是恩,银钥却收金锁合,月明花落又黄昏。

 

      诗巧妙地摭拾了宫中一个稍具戏剧性的小插曲:太监头目领着几个活十几个刚刚选进宫里的妙龄宫女,从敞开着的,厚重的大门进来,花枝招展的新人们满怀着好奇和喜悦穿过“高低冥迷,不知西东”的悠长甬道,又越过一座座“廊腰缦回,檐牙高啄”的华丽楼阁,最后来到一个“歌台暖响,春光融融”的旖旎场所,接受了圣上的召见,“平阳歌舞新承宠”(王昌龄《春宫曲》)、“淡扫蛾眉朝至尊”(张祜《集灵台》)。新人们美滋滋想:既然进了洞房,那我权且等等,那个普天之下至为尊贵的新郎官就该前来临幸了吧?哪知被召见仅仅只是个例行程序,自己经历过的这道手续每年在这里不知要重复进行多少次,当然,每次被召见的人选是不一样的。随着身后森严而沉重的大门“哐当”一声被关闭,钥匙重新又回到太监头目的口袋里,从此以后,这个被称为宫女的特殊人群便开始了孤独,漫长而凄凉的岁月。月缺了又圆,花开了又落,天明了又黄昏。这循环不已的朝暮的变化,节序的更换,只有使她们望月伤心,对花落泪,到黄昏而黯然伤魂了,真乃“似将海水添宫漏,共滴长门一夜长”(李益《宫怨》)。

      之所以想起这首诗是因为我常常对着自己一架的书籍兀自发呆,它们是我在很多年里陆陆续续买回来的。直到现在,其中的大部分我没有阅读过,只是在刚刚买回时趁着新鲜粗粗一翻,然后就随手放于一个方便之处,过不了几天,再塞进书架里。得,这下像上述宫女们一样,书们“月明花落又黄昏”,苦捱且无尽头的日子就开始了。

      以前读书的时候还稍多一些,自打网络强势进驻,书们就更加寂寞了。唉,有些书你知道很值得一读,也该读,但这辈子能不能读,有没有时间去“临幸”它们,呵呵,还真难说。

  评论这张
 
阅读(499)| 评论(12)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