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泼池 (下)  

2010-10-05 17:08: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成捆的麻秸从泼池里捞出来,沥净水,最好立即就摘取韧皮,是谓摘麻。此时最易,从根处一剥,宽宽的一片韧皮就很利索地从麻秸上分离开来,就像屠夫里的高手,手中利刃所到,那些毛皮动物的的皮毛“哧溜”一下就从肌体上褪下,脱件衣服一样容易。韧皮一摘过,就剩下一根光溜溜,白生生的麻杆了,也颇像除去毛茸茸表皮的一吊子白条。

       麻杆烧火做饭最是得手,既不像硬柴那样不好掌握,又不像麦秸一忽燎就完,当地娶媳妇时点燃的火把就是由麻杆扎成的。不过一把火烧了还是有些可惜,会过日子的人家提出会把它们收罗起来串成晾晒地瓜干的晾笸。俗话说麻杆打狼,两头怕,就是指这东西。麻是一年生作物,中空而芯软,拇指粗细,干了后搁手里没分量。所以看起来操了个家伙,实际不抵事,心里发虚,狼呢不明就里,自然也不敢贸然近前。

       到捞麻那天时,生产队就集中安排不少身快手巧,手脚麻利的大姑娘小媳妇摘麻,而捞麻的活计自然由五大三粗,有把子力气的小伙子们来担当。那时候的天气已经不是太热,下水还是需要点火力的。

       那情景有点类似现在舞台上男性健美秀场,要下水的小伙子先在岸上脱到只剩一个裤头,露出全身鼓突突土豆一样饱满的肌肉,也是另类的一番麻杆打狼群:这边厢有心招徕,故意拖延一下,仿佛上擂台前的武林高手,先运一运气,活动下筋骨;那边厢你推我拽,咕咕嗤嗤,假装并无在意,却从眼角觑过一丝丝的暧昧的神色。这时稍微上点年纪的队长就虎虎地吼一声:“干活!”

       小伙子一个猛子扎下水,刚一露头,“噗嗒”一声,半截瓦片从岸上飞来,不远不尽落到眼前,溅起的水花落了一脸,继而是一阵“嘎嘎”的笑。一抹脸,小伙子大声吆喝起来:“一只鸭子叫嘎嘎,不是旱鸭是水鸭。旱鸭你就干等着,水鸭你就水里扎。”岸上的一听,也不吃亏,立刻回骂:“一只乌龟这么大个,缩手缩脚又缩脖。看得心里直冒火,干脆拿来垫床脚。”小伙子语塞,悻悻地,也不知怎么回答了,觉得嘴皮子没讨了便宜。就在众人的哄笑声中,小伙子噌地一下爬上直向那回骂的小媳妇跑过来。这一位呢正蹲着摘麻,只顾说笑,没提放小伙子过来,等到明白过来,早被小伙子一把放倒,四仰八叉躺到地上。那小媳妇也不恼,在一片嬉笑声里起身,拍拍身上的土,对转身而去的小伙子道:“小鸡踩蛋呢,样子都学不像。”话一出,满泼池岸都是大笑。

        “可见当时嬉游的光景了。这真是有趣的事,可惜我们现在早已无福消受了。”-------现在的我们也是。

       如果说泼池还有功效的话,就是积肥了。数年过去,泼池底就会沉淀一层厚厚的污泥,在蓄水最少的时候,将泼池底清浚一下,一方面可以在雨季来临时多集雨水,另一方面那污泥还可肥田。早年,化肥很少,农人只好费牛劲做这些事,搁现在的话,别说没泼池了,即便有,谁愿去干那臭烘烘的活计呢?

  评论这张
 
阅读(214)| 评论(3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