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之文字全部系原创,如有引用和转载,告知即可。 .http://yanshanyuan.hi@163.com qq:564871237

GACHA精选

27个被拧掉的后视镜在告诉车主们什么?  

2010-10-07 17:06:43|  分类: 不辨不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据《扬子晚报》报道,10月6日的凌晨时分,在南京白下区富丽山庄里,一对年轻夫妇回家时发现停放在小区的多辆小轿车的后视镜遭人为破坏,急忙向小区保安报警,保安赶到现场,发现被损毁后视镜的车辆多达数十辆,立即打110报警。很快,民警赶到现场,经过查验统计,共计有27辆车一侧后视镜被砸坏,其中大多为中高档轿车。

       如果是有人偷了一辆车,这很好定性,所释放出的信息一目了然,无需赘述;如果是趁夜砸了一辆车,那意思也很明了,报复呗:我惹不起你人,还惹不起你趴在窝里的车?但像现在一夜之间把27辆车的耳朵都给你拧掉,那意思就丰富多了,简单说,这是一句用来警告的动作语言,意思是:你小子以后开车,多看着点儿!否则的话,下次连你的脖子都拧断!

       记得幼时恶作剧,趁着大晌午大人都休息,偷偷潜到生产队停放在饲养场的大车胶皮轱辘下放气,图甚?就图听那笛子似的声音。没料到饲养员从天而降,狠拧住我的耳朵臭骂一通。那耳朵也因这个警告红肿了好几天。渐大以后,回想此事,得出两条结论:一是自个儿的确该打,如果当时侥幸未被人发现,焉知以后会不会发展到让人断气的程度?二是多谢人家没有把事情当做阶级斗争的新动向村革委会汇报,真如此的话,爹妈甚至包括当时还健在的祖父母怕都会遭罪,戴牌子游街也不是没有可能。

      又回到27辆车的事情上来,眼下全国各地的情形大概都差不多,比如当初盖楼时压根儿就没想到中国汽车这个支柱产业会发展得如此迅猛,因此大多没留下搁车的地方;也没料到有钱人这个阶层壮大之快令人不可思议,于是矛盾跟屁虫似的也来了,车轱辘开始与脚争路,甭问,失败的肯定是脚了。在目下中国的任何居民小区,你见过车轱辘给脚让路的么?尤其是名贵车子,更是傲慢十足,仿佛小区就是他家的四合院,我想咋走就咋走,想咋咋呼就咋咋呼。到了大街上,那更要命,不是橡胶轱辘与脚板子的较量了,升格成为铁甲魔兽与血肉之躯的博弈了。

      前段北京大堵车,引发了一场大讨论,其实真要缓解这种路成了停车场的现象,办法也很简单:凡行驶于市区内的轿车,车内必须保持二人以上,否则处罚严厉。这招在好些国家都在实施且效果良好,其中的道理是:车是你出钱购买的,这没问题,这是你为了方便出行的必要付出;围绕车辆你也交了很多税费,这也没问题,但这些都是针对于你的车子所带来的社会资源的消耗的回报。现在的问题是,你的车子在方便你自己的同时,还占据了比双脚和自行车更多的路面,所以你还得承担这个不能推卸的义务。

       如果认同上述的道理的话,那么,尊敬的有车族的同胞们,你要知道,买车消费当然不是你的过错,你有经济实力大家恭喜你,但由于你的车辆的存在,使小区的全体居民的活动场所和绿地有所减少,耳朵里也多了一分喧嚣,因此,你有义务为脚让路,车说到底毕竟是脚的延伸,跟一支拐棍一样嘛,拐棍还能高贵过脚?如果面对的是一双迟缓或脚弓尚未发育完全的脚的话,尤其格外注意避让。如果在小区外偶遇同一小区的居民且可以停车的话,不妨停下车来,摇下车窗,招呼一声:“喂,大妈,要坐车不,捎你一程?”兴许这样的话,庶几能够避免类似的不愉快情形再次发生。

      再啰嗦一句,那位破坏者的行为肯定涉嫌犯罪,逮住的话,该咋法办咋法办。有话可以说嘛,此招未免太阴太损,而且风险很大,万一被车主逮个正着,还不得废了你小子?那车不仅是人家的坐骑,更是人家的脸面嘛。

  评论这张
 
阅读(193)| 评论(31)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