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并刀如水 (8)  

2010-10-08 00:25:48|  分类: 昨日星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古谚曰:黄金黑人心,白酒红人面,那么一把寒光闪烁的快刀在手呢?那一股风云气就会激荡胸次间,一颗英雄胆就会陡然而生,呼之欲出。这就是古时的侠士为什么总是仗剑而行,李白那些豪迈不羁的诗篇都在斗杯的帮助下完成的原因。

 

                                  南乡子         邢州道上作                  (清)   陈维崧

              秋色冷并刀,一派酸风卷怒涛。并马三河年少客,粗豪,皂栎林中醉射雕。

              残酒忆荆高,燕赵悲歌事未消。忆昨车声寒易水,今朝,慷慨还过豫让桥。

 

      陈维崧(1625~1682) 清代词人,字其年,号迦陵,宜兴人。出生于讲究气节的文学世家,祖父陈于廷是明末东林党的中坚人物,父亲陈贞慧是当时著名的“四公子”之一,反对“阉党”,曾受迫害。陈维崧少时作文敏捷,词采瑰玮,骨力劲挺,气势浑茫磅礴,神思飞扬腾跃,情致酣畅淋漓。吴伟业曾誉之为“江左凤凰”。明亡(1644)时,陈维崧20岁。54岁时参与修纂《明史》。

      题目是“邢州道上作”,邢州即今邢台。邢台城北五里建有“五里桥”。战国时义士豫让为了报赵襄子战杀智伯之仇,涂漆吞炭,藏在桥下,伺机刺杀赵襄子。三次行刺皆未遂,反被赵襄子将其抓获,豫让自知难赦,面对赵襄子自杀于五里桥上,为了纪念豫让知恩报主的精神,后人将五里桥改称“豫让桥”。想到自己正走在古代义士豫让曾经走过的路上,看看眼下河山易主的局面,胸怀民族气节的陈维崧怎能不心潮澎湃,激愤难抑呢?

       全词的大意是:腰间的并州快刀闪烁出凛凛寒霜,举目风雨飘摇,山河破碎,不觉眼射酸风,泪眼迷离。唐时的李贺目睹金铜仙人离汉辞行,顿时眼眸酸痛,心潮逐浪,怕是就便一如愀然一身独行于邢州道上的我吧,故国乡关,烟树衰草,哪里就是那么容易舍弃的呢?想当年,少年曹子建诗赋《白马篇》:“白马饰金羁,连翩西北驰。借问谁家子,幽并游侠儿。”此后人们便将河东,河内,河南(现在的河北,山西,河南一带)的慷慨悲歌之士并称为“三河少年客”。这里可真是一个世代英雄辈出的地方啊,从古至今,谱写出多少可歌可泣的感人事迹,就像杜甫诗篇里写的“呼鹰皂栎林,逐兽云雪冈。射飞曾纵鞚,引臂落鹙鸧”。

       几杯残酒,难掩心底遗恨,遥想发生在燕赵之地的古人烈士,荆轲的那把寒仞如今在哪里?高渐离于黑暗中掷出的筑又在哪里?事情仿佛就发生在昨天,肝胆相照的的燕太子丹和高渐离一道以驷马赤车将荆轲送至易水之畔,之后荆轲就伴随着挚友高渐离的击筑声,高唱:“风萧萧兮易水寒,只剩下一去不复还”,直到西去的身影完全消失于苍茫的烟雨里。今天,在片写满传奇故事的土地上,浮想联翩之下,不由激起一怀丘壑,万丈豪情.唐人胡曾有诗曰:“豫让酬恩义已深,名高千古到于今;年年桥上行人过,惟有当年国士心”。唉,什么时候也能像古人一样建功立业,实现长久以来的远大抱负呢?

  评论这张
 
阅读(170)| 评论(22)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