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奔丧记 (1)  

2011-01-10 16:27:54|  分类: 昨日星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去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圣诞节,阴历庚寅年十一月二十,凌晨三时半许,家中座机的铃声忽起,我疾奔至客厅接听,听筒里传来的是二哥带着悲伤与凄怆的声音,说爹没了,赶快回来。

       天,这一天终于来了。尽管早有预料,但那一刻的感觉还是仿佛天塌地陷,世界末日一般,觉得喉咙深处有一团乱麻或丝絮般的东西一下子堵了上来,大脑一片空白,白森森很瘆人,不知该干什么,忽而又有一种找什么人拼命的冲动,可又不知道发泄的对象是谁,是某个人呢还是掌管命运的神祇,不知道;忽而又想大吼几声,甚至想破坏点什么。当然,与此同时我清醒知道这是情绪的闸门被撕开缺口的缘故,父亲的故去不是任何人的过错,你必须保持镇定,即便是在自己家,你也不能像登临荒野山巅那样狂啸;如果真如此的话,会惊扰到整个单元里所有住户的安眠的。

      差不多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只要夜稍稍一深,电话铃起,我心里立马会“咯噔”一下:不会是父亲怎么了的消息吧?急匆匆拿起电话,顾不及看一下来电显示便回复一句“你好”,当弄清楚通话内容不是有关父亲的情况时,我才可以舒一口长气,“砰砰”的心跳也才慢慢缓和下来。

      其实,父亲已经够坚强的了。父亲从不能自主行走开始到卧床不起,大约两三年时间;从卧床不起再到生命结束,又三四年的样子。尤其是最后的两年多里,数次看样子已经难以为继,余日无多,连许多前来探望的故旧乡邻看过父亲病瘦羸弱的样子都觉得不得不善意提醒一下母亲和我们兄弟,意思是,着手善后准备,免得到时仓促。然而父亲一次又一次挺了过来,尽管双腿骨瘦如柴如,细得只有常人胳膊一样粗细,亦不能展直而只能屈膝而卧。

      然而,最后的阵地还是被攻陷了。

  评论这张
 
阅读(218)| 评论(6)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