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奔丧记 (3)  

2011-01-12 01:19:39|  分类: 昨日星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入殓的过程并不是我凭空的想象,因为未上大学前在村里时,断不了帮别人家料理后事,后来上大学以及毕业后大部分时间不呆在村里,但也阴差阳错遇上那么几回。不过那时候年轻,像为故去的老人穿寿衣之类主要都是年龄稍长的人去做,年轻人主要是做些出力气的活计,像移灵,抬材,打墓,找桌椅板凳,拉炭买菜等等。家乡的风气很纯厚,人有丧事,前去帮忙,老辈的人坚持认为是积阴德的事情。

      其次,丧事料理这一套基本是恒久不变。解放,土改,四清,文革,改革开放,土地承包,蔬菜大棚,外出打工。。。。。。世事风云变幻如走马灯,许多老规矩,老行当,老的风俗习惯都在变化,但老人亡故,要祭奠,要昭告亲友,要点穴掘墓,这些是没办法变的。印象中不变的还有一桩子物事,那就是村外大片的柿子树,记得幼小时那些树就那么大,半世纪过去,那些树干和枝桠,还是以前饱经风霜的老样子。

       我不能连夜赶回还有个原因,就是得把手头的工作向别人交代一下,否则别人无法料理你留下的这摊子事。

       没有任何办法,只有干等。真是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只好踱来踱去,心中火燎焰灼一样。这种情形,村人谓之:急得跳圈儿。脑子里自然一再浮现起父亲的样子,躺在棺木里的父亲是不是还像活着时的样子呢?有的老人死后的面容很难看的,我相信父亲不会的。

       放暑假时我回去呆了一个多月,基本上天天就是服侍父亲,也大致预料到父亲在世的日子大概已经无多。但开学的日子似乎很快就到了,我不得不离开病中的父亲返校。来了后,我写了一组十几篇的《风烛里的父亲》以及一篇《一个梦》,都搁进了博客里,内容基本上涵盖了父亲的一生以及生活里的点点滴滴。古语说,人死如灯灭。但那是别人,我必须代父亲给后世的子孙留下点什么,让属于父亲的这盏灯尽可能照亮更长的时间,就像巴金笔下的那盏《灯》,能在漆黑的寒夜里照耀游子回家。

      灯?忽然想起家乡丧俗细节:入殓后,灵前就要点一盏长明灯的,此灯须照看好,尽可能不使熄灭。很显然,它是死者远赴那个幽暗世界的照明工具。刚刚上路的父亲呀,你可千万注意脚下,别让那些坑坑洼洼拌了你踉踉跄跄的的脚步。

  评论这张
 
阅读(151)| 评论(23)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