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奔丧记 (7)  

2011-01-14 22:45:44|  分类: 昨日星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奔进院落,蓦地就看见了安放在堂屋里那口白森森棺木,顿觉万箭穿心,肠似刀搅,急扑过去,跪地大哭,恍惚之间突然觉得眼前这个分外扎眼的器物哪里是什么棺材,分明就是头吞噬进父亲的怪兽呀。父亲呀,你咋这么急匆匆就撒手而去了呢?你咋不吭不声就走了呢?即便是非走不可,你也等我回来斜欹在儿子的胸膛上再告别也不迟呀,再说你还有两个孙子还没有来得及给你领回孙媳妇呢。

       古语云,子欲养而亲不待,诚谆谆之言哪。可惜的是普天之下做子女的总是在最挚爱的人溘然长逝之后才深深体悟到这句话的真正分量,才陡然觉出此前的懒惰和迟缓多么地不可原谅,然后死者长已矣,藏在肚子里的一片孝心与此同时也就失去了大部分意义。

       哭了没几分钟,早有左邻右舍前来帮忙者一边说着劝慰的话,一边再三拉起我。一抬头,“怪兽”就近在咫尺。由于低下前后各支一条板凳,棺木就被抬高了许多,口沿几乎齐胸,这样也方便祭奠。盖板斜斜的,盖板与棺身之间还特意放置了一面竹帘,父亲的头胸部就可以基本不受妨碍地被他的子孙们见到。我站起来,扶棺,怔怔地揭开竹帘,只见父亲神色安详地躺在眼前这个局促的木匣子里,嘴微微张开。我说,爹,我回来啦。话才出口,双泪先流,视线里顿时模糊一片,喉咙里被一种涩涩的东西拥塞着,既悲且恨,欲恼又疚,真是别有一番伤心滋味。

      父亲的脸色略微有些惨白,也瘦削了一些。我摸摸他的脸颊和额头,并不觉冰冷,柔软程度和活着的人差不多。嘴张着,似乎要说什么。是的,父亲肯定是想在最后的时刻里说些什么,因为在此前的两年里,父亲说话已经含混不清,要坐,要躺,要靠,要翻转身体,要吃饭这些别人可以凭借猜测了解他的意图,而其它就不行了,他嘟嘟哝哝一阵,别人再问,他便不吱声了,似乎有些生气:怎么就听不懂我的话呢?是不是故意违拗我的意思呀?这时母亲或我们兄妹也只能讪讪地不知怎么才好。如果父亲的大脑思维有些混乱或者干脆糊涂起来,兴许还好些,至少他不为不能正常的语言交流而纠结苦恼,然而父亲自始至终-------卧床七年,失去语言能力两年,最后直到逝世-------都基本保持着正常的思维。

       两年,父亲的肚里该一点点地掖进多少话呀?而现在,一切都宣告终止了,父亲七十八岁的生命,无以计数的情感诉求,内心的痛苦和愿望,对家人的留恋和牵挂,对儿孙的期望和叮嘱,对这一片让他劳作了一辈子的土地的挚爱和盼望,对我没有按照他的想法把老宅翻盖一新的问责和训斥,最后的六七年里由于行动不便连祖先的坟茔都去不了的自责与遗恨,等等等等,都一同结束了。这么多的话没能说出来,父亲的嘴能不张着吗?

  评论这张
 
阅读(165)| 评论(2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