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村头,有一盘碾子 (5)  

2011-12-10 23:15:48|  分类: 沧海桑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碾子和井台之间的皂角树我至今记得很清楚,合抱粗,枝叶繁茂,树冠巨大。麦子灌浆的时节,皂角树就开花了,皂角花呈小小的扇形,但无供文人赋诗作画的扇面,全由柔柔细细的茸毛组成,很像水渠边野刺荆的花儿,淡黄里微微泛白的色泽,仿佛刚刚孵化出来的小鸡头顶细羽颜色。花香当然也少不了。世上所有的花都有自己的香味,皂角花儿为什么不能有呢?事实是,皂角花不仅有香味,而且香气独特,当你站在皂角树下,做出一种李白邀月对饮的样子,轻轻一吸鼻子,便立刻有一种沁入肺腑,渗透至全身每一寸肌肤的异香从口鼻扑入,令你感受到僻野乡间特有的清幽以及泥土的芳香,进而通体舒坦,神清气爽。这些从没有被摄入过才子佳人眼帘的花朵幽然谢过之后,就会结出很多的皂角来。皂角的大小和样子颇像车夫常用的鱼刀,绿着的时候隐在卵状披针形的叶子里,本身就是一片叶,故而不易被发现。得到秋寒一到,寒号鸟也缩起脖子时,叶子落得差不多了,深褐色的皂角便像千万个塔铃似出现了。秋风吹过时,满树都是悉悉索索的声音,仿佛一首古老的乡村歌谣。

       皂角富含胰皂质,可以用来洗衣裳,虽不如后来的肥皂方便,但洗涤衣物的效果一点也不差。我想这些东西大概都是老天爷赐给物力艰难的乡人的礼物吧,既是礼物,不接受便有悖天意。于是女人们到讲台便洗衣时顺手拎上一根长杆的钩子,不时仰头挺胸,伸出钩杆钩下几片皂角来,用棒槌捶烂,夹在衣服里,揉揉捶捶,搓搓捣捣,之后漂洗泛净。不过,荡涤而去的只是红尘里污渍和尘屑,皂角里的那份快感和惬意还会驻留在汗巾和褂子上,让男人沉醉和留恋。

       女人踮起脚跟钩皂角的时候,两只鼓凸的奶子会随着近乎舞蹈的动作一耸一耸,前来挑水的男人偷偷捎过一眼,装得若无其事,管不住的嘴巴便唱:“白白脸儿吔黑头发,包包的嘴吔糯米牙,白白的手吔红指甲,鼓鼓的胸吔柳篮胯。。。。。”众人便笑,女人也不恼,说:“哎呀,敢情我钩皂角,背后却还要一杆钩子钩我。好说好说,放下你的担儿先给姐儿钩些皂角下来,再提上一桶水上来,姐儿今儿个天擦黑就在家里等你,到时不来我还要找你媳妇要人呢。”众人笑得前仰后合,男人有些不好意思,脸红红地答讪道:“钩皂角可以,挑水也没问题,天擦黑的事情我可不敢,要不前脚去后脚还不得找正骨大夫去。”

        皂角树的每一个枝杈间都长着锐利而坚硬的刺,密密匝匝,挤挤挨挨,仿佛密布的铁蒺藜,这样的一副天然铠甲足以使天性里喜爱爬树的孩子望而生畏。但即便这样,仍然阻挡不住孩子们骨头里的野性和征服欲,他们之中的勇敢者通常会在一双双羡慕和敬仰的目光里嗖地爬上光洁的树干,继而小心翼翼地绕过那些锋利无比的刺,再往上爬就好办多了,靠近树梢的那些刺看上去也挺怕人,但颜色是绿的,触上去稍感软嫩,万一被扎上,也会流血,但不会太妨事。于乡间的孩子来讲,手上闹些小伤口,流血见红,那是件十分平常稀松的事情,跟两道永远擦不干净的黄鼻涕差不多。

  评论这张
 
阅读(210)| 评论(7)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