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村头,有一盘碾子 (7)  

2011-12-14 14:05:29|  分类: 沧海桑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村人有句俗语,叫碾盘上滚碾子------实打实,与其这说是对碾子这一特殊农具的质地和脾性的描述,还不如说是乡人朴实无华的性格的如实写照。于村人来讲,碾子就是一本时时打开的书,仿佛唐乾陵的无字碑,从这个无字的书本里,村人阅读和领悟出了许多为人处世,修身齐家的道理。

       前已述及,碾窑是由某一位好心人士捐施而来,一孔碾窑的修建应该比一座碾子更加费貲,因此碾子亦由人捐出很是可能,抑或“德诚捐施”所及本来就包含有碾子,本来碾窑就是碾子的配套设施嘛。前人的公义善举同时也实实在在影响着一代又一代的后人。碾子长年累月地使用,过一两年即须加凿一下,因为碾砣和碾盘都磨得有些秃,这时候就需要请石匠来用錾子沿着原先的沟槽过上一遍,略微加深,以便使用起来更加趁手,这个活计类似现代人对自家汽车的保养。不同之处在于,碾子姓公,而自家的车辆叫私家车。请石匠来做活计,费用自然是请的人来付而非公摊,关键在于,这人自个儿愿意这么做。对,为了大家的方便,此人甘心情愿破费一些银两,毫不吝啬。动机也很简单,健在之时,多些付出,多言好事,多些为他人方便的破费,以便百年之后,积些阴德,留得一个好口碑,博得一种好名声。仅此而已。

      元代剧作家郑廷玉的《看钱奴》第一折:“我贾仁也会斋僧布施,盖寺建塔,修桥补路,惜孤念寡,敬老怜贫。” 对,就是这些事。贾仁是假,那是剧中人物,敝乡人不会那套,全来实的。

      那个时候,一个人从出生到终老,从吃饭穿衣到起屋盖厦,都跟钱财没多少关系,不像现在,上述每一桩事情得让你脱一层皮,刮一层油。

      村里的孩子无一例外都出生于自家炕上,届时产妇的丈夫把接生婆请来即是。接生婆扭着小脚兴冲冲前来一般并没有以此赚钱的意思,也不过就是一切妥帖之后在主家吃一顿饭而已。主家如果还觉得需要谢忱的话,事后送去三五斤鸡蛋就算是一份大礼了。接生婆在村里通常很有声誉,沿街从南到北一路走来,那些小伙子大姑娘,半大小子及笄少女,黄口孺子直至咿呀学语,有叫大娘的,有叫婶子的,还有点干脆直接叫妈,再小的就叫奶奶或老姨。这时你看那张鱼尾纹渐渐爬上眼角的脸庞吧,嘴角一咧是笑容,鼻子一耸还是笑容,仿佛满树的皂角花。转眼那孩子就要过满月了,喜事那天接生婆照例是最重要的嘉宾,发号施令的风头甚至盖过族长。坐到席上,她如不动筷子,满院落的桌子上没有一个人敢开吃。

        如果碰巧接生婆急吼吼从碾子傍边经过,碾道里忙活的女人肯定会问:“孩子他妈吔,看你像一阵风似的,准是谁家又有喜了吧?”接生婆顾不上啦呱,匆匆撂下一句:“村南头人家。”村子不大,只消说出了大致方位,问话人就知道是谁家。

  评论这张
 
阅读(259)| 评论(3)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