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二货 (3)  

2011-12-27 11:02:21|  分类: 沧海桑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货的媳妇订的是邻村的一个女娃儿,女娃的父母都是老实巴交,本本分分的庄稼人,一见二货,就有几分喜欢,毕竟二货的头面很是赢人,眉是眉,眼是眼的。略微有过接触之后,感觉二货人有些木,不过,一辈子与土坷垃打交道嘛,要那么多虚泛激灵的心眼儿干什么?人要不实在,反倒容易栽跟头,走邪路,像二货这样疲疲木木,温温吞吞,憨憨实实的,闯码头打江山自然是不行,但最起码不打媳妇不是?嫁闺女嘛,图个啥?闺女不受气才是正经。

       亲订下,算是暂时了却一件事。如果没有老人故世一类的大事,双方也不怎么走动。一对准新人呢,说说心事的机会就更少了,处男处女呀,哪容亲亲热热,卿卿我我,那不是坏祖宗规矩的事情么,只有那些忤逆反叛,不懂礼数的儿女才会做出那些桑间濮上,逾墙钻穴的败兴事情来。

      日子就这么悠悠地过着。今天是白白的,棉絮似的,就叫白云,明天瓦灰灰的了,就叫灰云,后天格蓝莹莹的,就叫青云,再过一日,黑乌乌像锅底覆顶,就叫乌云。起了,消了,聚了,散了,远了,近了,隐了,显了,幻幻忽忽,袅袅依依。转眼,二货要结婚了。

       说到婚礼,人们首先想到“隆重”这个词,村里人的隆重就是热闹,耍的是年轻人。去迎亲的也就是这一帮胡茬青嫩的同龄人,举火把的举火把,打灯笼的打灯笼,抬箱笼的太太箱笼,放炮竹的放炮竹,一哨人马打打闹闹,说说笑笑,簇拥着新郎官二货就到了新娘子那个村。大家都高兴呀,这群人里,就数二货订婚最早,娶媳妇也最早,二货娶过,不就挨自个儿了嘛。

       在女方家吃席时,二货出落个洋相。

       迎娶这天,在新郎官坐的桌上,额外多上几道菜和主食,是女方一家用来敬新姑爷的,菜的话筷子都往一个盘子里夹,自然不可能有什么花招在里面,但作为主食的饺子就不同了,一人一碗,厨房里的帮忙者经常会预先弄上些包着很多辣椒面的,胡椒面的,芥末面的等等,还有种东西更厉害:猪油,一不小心能把整个嘴巴烫出燎泡来,伤害比较大,所以一般出现得少。饺子端到桌上,人家诚心敬的呀,一般必须吃的,不吃不好看,一旦遇着那种二不愣的,准得弄出些笑料。这种事通常满院子的人都知道,但新郎除外。

       那天的饺子馅里至少是有韭菜和粉条,还有些什么,怕连二货都未必知道,因为来不及尝出来。

       二货随意夹起一个饺子,“咕噜”一下就进嘴了,随即大声地咳嗽了起来,引得满院子的目光都往新郎官看,那目光是狡黠的,仿佛豆腐脑里加了点醋,脑儿便不是脑了,成了絮儿了。

        二货脸涨得通红,一串儿咳嗽一串鞭炮,一声比一声急促,忽然,“阿嚏”一声,来了个大炮仗。这一个喷嚏不打紧,只见满嘴的饺子连皮带馅都给喷了出来,溅到桌子上,这些东西有红有白,有素有荤,狗日的连俩鼻孔里都耍魔术似地钻出了粉条芽儿和韭菜丁儿。

  评论这张
 
阅读(260)| 评论(21)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