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之文字全部系原创,如有引用和转载,告知即可。 .http://yanshanyuan.hi@163.com qq:564871237

GACHA精选

村头,有一盘碾子 (3)  

2011-12-05 23:53:36|  分类: 沧海桑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碾子除了主要碾米以外,还可以将刨胀的麦子玉米碾成糁,用来煮稀饭,将棉籽蔴籽碾破后熏蒸榨油,将花椒大料茴香碾成调料末等等,有村民闲时做炮竹需要木炭末,好办,成段的木炭拜在碾盘上,几圈滚下来就是,连板结的化肥也扔到碾盘上也让坚实的碾砣教训一下,总之,凡块头和硬度比不过碾砣的物产物料,都可以碾,如果你有本事能把月亮给摘下,碾子也能把它碾成一把星星给你。

       推碾,过箩,搬笸箩,清扫收拾,这都是大人的事情,孩子们通常不理睬你的事儿。但碾韭花时除外,你只用招呼一声,孩子们会吵着嚷着笑着一齐来给你推碾,代价是你一切拾掇停当以后允许孩子们擦碾砣碾盘即可。韭花酱说起来也不过寻常物,不过是将当令采摘的韭花,青辣椒,外加新鲜的生姜和粗盐搅和碾压而成,这是这是祖祖辈辈的乡人佐餐小菜。不过,必须说明的是,“佐餐”一词用于此并不确切,更加符合历史真实的词应该是“下饭”。在过去遥远而漫长的时代里,世世代代的乡民过的是一种繁重劳作,简单果腹的日子,这样的情形下,吃饭不会是一种享受,而是一道工序,韭花酱的使命就是使这道工序完成时添加一点能够刺激味蕾的滋味,以便机体能够从纯粹的碳水化合物里提取有限的能量,进而维持简单而卑微的生存状态。

       习惯是一种很奇妙的现象,在乡间,甚至接二连三生孩子也是习惯,那时候的人养活孩子的费用。不就是添过丁嘛,好办,锅里多加一瓢水即是,没稠的总归稀的不缺。可以想见,孩子们眼中的韭花酱油,也是一点聊可解馋的美味。

       韭花酱呈糊状,碾罢不容易拾掇干净,残留的那些就是留给孩子们的奖赏。他们把玉米面的窝头或发糕,碾过后就成了一张张韭花饼,吃在嘴里,辣丝丝,麻乎乎,香喷喷,鲜美利口,自有一种别样的快乐味道在其中。

        如果碾子闲下来了,恰巧井台上也没大人,孩子们就用碾子来玩一种冒险而刺激的游戏:一个胆大而身手矫健的孩子骑在碾砣上,其他孩子则一起合力推碾子,碾砣往前不停滚动,骑在碾砣上的孩子则不断调整重心,在滑溜溜的碾砣上挪移屁股。推碾杆的孩子存心捉弄骑碾砣的孩子,而骑碾砣的孩子则很是睥睨胆小和苦力,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于是推碾的脚步越来越快,碾砣被推得咕噜噜转,气喘吁吁的孩子们笑着,闹着,上面的那一位呢自然一点不敢怠慢,一边灵巧地腾挪不已,一边还不忘记叫着喊着,以示炫耀绝技:任你奸似鬼,喝了老娘的洗脚水。一时间,大呼小叫,喜乐惊恐,响成一片。

        这时汲水或路过的大人通常就会出现,一个很是威严的声音大喝一声,孩子们会立刻停下来作鸟兽散。

        这实在是一种很危险的游戏,一旦屁股挪移的速度赶不上碾砣的转动,沉重的碾砣就会毫不客气地从掉倒在碾盘上的血肉之躯上碾过去。不过,碾子似乎是一位慈祥的老者,它只会带给孩子们以童年的欢乐,不肯将来悲剧的结果加给与它朝夕相处的人们。当然,必要的警告还是得有的,因此每年都有一些淘气不安分的手脚被轧伤。

      

  评论这张
 
阅读(225)| 评论(7)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