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奔丧记 (16)  

2011-02-16 00:54:07|  分类: 昨日星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别人都出去了时,我把堂屋打扫了一下,光烟蒂就撮了好几簸萁,不会动弹的父亲躺在棺木瓤里不知被熏着了没有。父亲年轻时也抽烟,但很少,一般也就是陪着着客人抽几支,这其中肯定有光景紧张的缘故在里面。我十多岁时,经常偷偷抽父亲藏在像匣后面的香烟,每次只敢偷一支,父亲从未发现。六十出头时,父亲动了一次结肠癌手术,打那时就彻底不抽了。

        原打算和妻子一起回老宅,睡在父母的那盘土炕,陪陪母亲。大哥说,就睡这边吧,得守灵呢。于是就与妻睡在堂屋的小间里,离父亲的灵柩只有丈把远的距离。躺在床上的感觉很奇怪,仿佛父亲就在身边,似乎不是我在为父亲守灵,而是父亲陪在幼时胆小怕黑的我的身边,于是心里很是踏实安适。那个时候我每每缠着父亲讲故事,父亲于是就随意编一些以兄弟团结为主题的说教来敷衍。着实说,父亲虽然读得懂《聊斋》,但讲故事的水平远远不及识字不多的母亲,母亲讲其故事来常常绘声绘色,声情并茂,情节与人物呼之欲出,与之相比,父亲的故事只是些寡淡无味的政治教育课。

        大哥大嫂,大侄子和侄媳就睡他们各自的屋,二哥二嫂回他们家。母亲那边由妹妹陪着。

        家乡的丧俗是,家遇丧事,自打死者咽气开始到殡葬完毕,此为居丧,家里所有的人都不到到别人家去,因带有死人的晦气,甚至举丧之后的很长时间里,这家人也最好尽可能不去别人家,还穿孝呀,白白的孝衣总是给人以不吉利的联系;当然,讲究大的老者有些很在乎,大多的年轻人早就不在乎了。

       不仅居丧的七天里如此,到了当年过大年的五天里也是如此,给人拜年也不行,此外也不贴红对子(有些地方贴紫颜色的对子),不放炮,不参加游艺娱乐聚会活动。写这篇文字时,大年刚过,即便在太原,我和妻子,儿子也是这么过的。偶而和几位来自全省各地的同事谈起这些讲究时,对方皆称,他们那里也大致如此。看来,关于生生死死,人们的观念和附着此的文化传统都差不多,当然,本源是来自于对死亡的忌讳和恐惧。

  评论这张
 
阅读(141)| 评论(5)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