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奔丧记 (20)  

2011-02-20 00:53:05|  分类: 昨日星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先前村里人的意识里,所谓“古货”就是破破烂烂,古旧无用,丢了又有点舍不得,留着呢又占地方又碍眼的老物件儿,所以,收古货的来了那是得心应手。后来,农民也渐渐有了些文物意识,尽管还远远不够,至少知道了我是卖家我主动的道理,不过收古货的是不愿将吃惯了的馅饼割让出哪怕一小块的,种种无赖手段渐渐越来越多。如果说先前见少识浅的农人们由于知识积累的不够,每每被收古货的“拣漏”,尽管显失公平,但这一行人家就那规矩,谁让你傻不愣登来着?因此犯不着怨天尤人;那么,收古货的发展到后来的以收的名义而行偷摸蒙骗之实,就有些昧良心遭天谴了。

       家里的不少老东西就是在这样一种不公平的交易里渐而流失殆尽的,其中的一例是,家里原本有一把丝绸面的折扇,脏兮兮不知是哪位先人曾经把玩过,上面依稀还能看清些花鸟文字,母亲卖给收古货的价钱是五块钱,此人转手卖了一千多块,又经几次倒手和修复后,最终出手一万多元。为什么能知道后来这么多的流转过程?是因为隔壁邻居一个中年男士就是这一行里的人,接手一千多块的那个环节就是他经手的。古董行当的习惯是,为了辨清真伪,一般都要弄清楚东西的来历,术语叫做“流传有序”。隔壁邻居原是县城一家国有企业的工人,企业破产后就干了这一行,算个老手了。因为是邻居,又不是他直接从我家买走的,所以闲聊时才把事情给说了出来。

       就这事我批评过母亲,母亲为此事显然有些自责且被人笑话,后来我就不敢再提起了。我自打二十岁上大学离开家后每年回来也就一两次,来也忙忙,去也匆匆,因此家里的一些老物件,尤其是小东西连我也没见过,包括上述的折扇。

       其他两次令人耿耿于怀,与收古货的有关的事情是:白天来过收古货的,当日晚上我家的一只硬木镜框就丢失了,该镜框一对插屏的一部分,原本里面是什么不知道,后来父亲把我曾祖父的遗像给嵌了进去。这下倒好,不仅镜框子被盗,连祖宗都丢了,那可是曾祖父唯一的一张老照片呐。后来那人还来过几次,每次母亲当面揭露他的手脚不干净,此人每每大呼冤枉,声称绝没有干过此伤天害理之事。

      另一次更肆无忌惮,收古货的来了,母亲到北厦屋里给他找东西,此人趁机就窜上东厢房的炕上揭开高处的箱子里乱翻起来,卧床不起的父亲倒是看见了,但口不能言;一会儿,母亲返身回来,那厮一见赶忙跳下炕就溜,被母亲骂着逃出了院门。母亲赶忙检查自家的东西,还好,一些稍稍贵重的小物件没有被那家伙翻走。晋南人嫁女,早先娘家都会陪一对儿炕上放的大箱子,一家人稍稍值钱的东西常常就放在里面,那厮显然是知道当地人这一生活习惯的。

       然而比起这次神主楼的被盗来,上述的小损失简直就是些鸡毛蒜皮了。一家人面对这次失窃都非常忿恨:你偷其他东西也就罢了,可这是神主楼呀,祖宗的住所呀,连祖宗立足和避风遮雨的屋檐都保不住,叫我们后人何以面对先人?退一步,你狗日的偷神主楼也就罢了,还专拣人家举丧期间来这一手,这不是明摆着连偷带欺负人么?

  评论这张
 
阅读(187)| 评论(5)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