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奔丧记 (21)  

2011-02-20 15:27:05|  分类: 昨日星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妹妹早已嫁为人妇,但婆家距我们村只一二里地,经常回来。丧事期间,妹妹每晚都陪母亲度过那些个沉痛而漫长的夜晚。出事的那天即三七的一大早妹妹起床后走到院子里一看,原本搁在北厦门前疙台上并用石头压住的“锅”(电视信号接收器)居然跑到了院落的一隅,北厦屋门大开着,原本父亲生前穿戴铺盖过的被褥和衣物满满当当都晾在铁丝上,现在都被刮到地上。院子当中散落着多年的尘土,里面夹杂着老鼠屎和被老鼠嚼碎的碎渣残屑一路延续到街门处。昨晚的风恁这么大?妹妹心里这么想了一下,但很快就意识到并不是刮风这么简单,匆匆到北厦屋里一看,那些个原本放在神主楼里牌位胡乱被搁置靠墙处,神圣的神主楼业已悄然不见,那块几十年未曾动过的地方,现在空空荡荡,像一张突然间缺失了门牙的嘴巴。

       妹妹赶忙把失窃的情况告诉了母亲,母亲出来一看,惊愕得说不出话来,随后母女俩又四处查看一番,院门从里面被打开,门外的巷子里也是一堆多年的老尘,三轮车轱辘的印迹非常明显,此外地面上还有许多杂乱的痕迹,显然是搬运装车留下的。院子里父亲留下的那堆衣物,已经只是原本的一小部分了,细一看,上面还有脚印,很显然,被褥之类大多都被贼人信手拈去垫在坚硬车厢和易被磕碰的神主楼之间,被当做了包装物,其中包括一条基本全新的毛毯。

      贼人是从地处院落西南角的厕所处的外墙上翻越过来的,因为被自然风化的墙头留下太多被扰动的迹象,墙外是一大堆别人家的破砖头。

      母亲和妹妹于是回忆昨晚的情形:大约晚十点的样子,突然灯灭了,因为村子里经常停电,所以母亲和妹妹便想当然地以为是停电。事后证实,当晚根本没有停电,而是贼人们使出的蒙眼法,此法一则可以促使主人尽快入睡,趁早下手,二则可以防范一旦被主人察觉,一拉灯,贼人们的行迹和面孔立刻暴露。三则因为“锅”挡路,要从北厦屋里移出神主楼,必须挪“锅”,而不断电挪“锅”极易造成电视信号中断,那样的话,主人肯定会出来查看,弄不好盗窃行动就会失手。次日电表处被拉下的闸也说明了这一情况。

       断电后不多一阵,院子里就有响声,母亲大喊一声“猫”就没当一回事。差不多已经有一年多样子了,北厦屋里栖息了一只肥肥大大,赶不走的野猫,此猫很能生,生了一窝又一窝,还经常偷偷潜入住人的东厢房里偷东西吃,而父母由于儿孙众多,里间里经常放着送来的各种食品可供享用,同时年迈的父母又奈何了不了精灵一样神出鬼没的家伙,这大约就是此猫赖着不走的缘故。可恨的猫,偷吃了不算,还当了贼人们的帮凶,为虎作伥。

       “猫”的声响之后,母亲和妹妹渐渐入睡,此后的事情就什么也不知道了,也再没听见有什么异动,直到次日始发现失窃。

  评论这张
 
阅读(192)| 评论(9)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