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奔丧记 (41)  

2011-03-10 00:09:19|  分类: 昨日星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既然是陡坡上,自然是有一面大坡。坡度大,也叫陡,这没问题,但坡很长的话,村里人不叫坡长,而叫刁,大约是强调坡跟人较劲的意思吧,颇有想象力。在我曾经呆过的某个异乡,方言里似乎“停下”这个词,什么都是“站”或“站住”,人站。车轮也站,猫狗之类也站;把“拐回来”说成“弯回来”,把“出殡”说成“打发”,似乎有些草草了结,尽快完事的意思。有一回跟一个出身当地的同事说话,我按普通话里的意思用了“打发”一词,竟然被对方认为是在骂,在咒诅,差点引起一场误会。

        就在这面坡上,终年劳作不辍的父亲不知洒落下不知多少汗水。我十二三岁时,半大小子,一身蛮力,曾经跟父亲一起往地里送过肥,那是一个冬日的大清早,寒风凛冽。父亲送罢这趟肥以后还不耽误生产队的上工,我呢自然也不能误到校的时间。为了能顺利上到坡顶,父子俩在离坡老远的地方就得把平车的速度加起来,父亲在前面来,我在后面推。冲到半坡时,平车积蓄的惯性业已消耗殆尽,那就得凭死力气了,父亲告诉我的窍门是,在那种时候,推是不成的,必须是托住车尾巴拼命往上抬。后来学物理,想想父亲当初的指点还是很有物理学依据的。

       在坡上距父亲二三十米远的地方,为生产队干活时,我也曾经栽种下好多棵柿子树,严格说来,是软枣树。所有的柿子树都是从黑枣树和软枣树上嫁接来的。很小的时候,我的祖父带着我到祖坟里以软枣树为砧木嫁接过柿子树,很多年过去了时,祖父已经长眠于那棵已经长大不少的柿子树旁边,树呢似乎也没辜负主人的期望,长得繁茂可人,蔚然可观,像一个忠实的守望者坚守着当初的一份承诺,风霜雨雪,矢志不移。再若干年后,文革兴起,祖坟里的茔盘统统充作耕地,从那以后,那棵祖父亲手嫁接的柿子树就不属于我家了。

       柿子树的生长习性有点像人,小苗时长得很快,等到远看像一棵柿子树时,其地面以上的部分的扩张似乎就停止了下来,大概是每年坐果实的缘故罢。人亦如此,一生里除了儿童时期短暂的一段无忧无虑的时光外,大部分时间了处于忧患和痛苦的过程里。美丽的童年好像一个诱饵,诱使着一代又一代的人前仆后继,飞蛾扑火般竞相奔到这个历尽苦难,梦魇不断,危机四伏,荆棘遍地的世界里,等到一切都明白过来时,像父亲一样,大限已到,像来自朝廷的十二道金牌一样,由不得你一步步迈向末路。

  评论这张
 
阅读(258)| 评论(19)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