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奔丧记 (44)  

2011-03-13 01:39:29|  分类: 昨日星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众人的努力下,一切完毕,一座坟堆冷冷地隆起在原本平整的地面上,沉积于地下千百斯年而一朝翻身的土坷垃们在新鲜而孱弱的阳光下,在凄然呜咽的风里,散发出一股泥土特有的淡淡的土腥味。赶离开时,除了大哥所拄的那是件家什外,所有的孝棍都随意插在坟堆上,远远看去,像个巨大的团着身子的刺猬。

       是挥别父亲的时候了,孝子孝孙们默默向父亲投过去最后的一眼,纷纷转身向陡坡的方向而去,到坡顶时,又掉转方向慢慢踱至坟前,继而再次离开,这也是当地很诗意化的一个丧俗,颇像徐志摩的《再别康桥》里最后一节里“轻轻地我走了”的重复。

      回到家,别村或远处的亲友们就也该走了,简单道别一声就行,头七未过,兄弟三人就还是孝子,而“孝子不送人”,倒少了许多客套。

      到天黑还有个把小时,院子里杂七杂八还放着不少什物,暂时不能打扫,我便粗略先把十字路口原本搭建灵棚的地界儿清扫了一遍,继而把街门一侧垒过灶火的砖头和泥块也清理了一下,其余的明日再说,今日不那么扎眼就行了。

     这其中也包含着一个简单而有趣的习惯,那就是凡喜事主人婚娶,生子,满月等之后,其遗留痕迹不可急急除去;相反,若是丧事呢,那些不吉利甚至带有晦气的迹象须尽快抹去,其中的意思不言自明。宴席没有被承包之前,不论红白喜事,前一日必在主家院子里某个合适的地方砌一个大大的旋风炉子,宴席当天,焦炭少说也得烧几百斤,倘是白事的话,事毕自然就这些碍手碍脚的东西自然会被及时清理;若是红事的话呢,那对东西差不多得在在原地呆着差不多半个月。不了解此乡俗的异乡人如果看见的话,一定会归结于主人的懒惰邋遢,而不知道在主人的眼里,那堆垃圾看上去是那么美妙开心。

       到了晚上,趁酒菜都方便,孝子会把此次丧事中比较得力的各方面人手包括材头等等再请一下,以示谢忱。孝子如果大喝一通,自然也不合适,但得陪好客人;客人们自然也知道这其中的衷曲,也不难为孝子,喜这一口儿的放开肚皮狠喝就是了。按照乡间习惯,父亲的寿龄也算是“喜丧”了,最少在大家伙看来是如此。

      当晚我和妻子又回到父母的那盘炕上休息,妹妹已经回到婆家。父亲生前躺过地方还是那样令人踏实温暖,耳畔隐隐还有父亲年轻时如雷的鼾声呢。一夜无话。

      

  评论这张
 
阅读(162)| 评论(5)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