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怅年光、一往蹉跎  

2011-03-17 05:09:19|  分类: 昨日星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夜春雨,梦里浑不觉,醒来信步露台,见室外柳丝轻扬,碧桃梢润,草色有无,烟蜃氤氲,忽然想起迦陵词里“怅年光、一往蹉跎”的句子来,不觉思绪怅然,浮生若梦。如此美好的春华韶光,任什么也不能再辜负那片绵绵相思意了。

 

                                            唐多令·    春暮半塘小泊                   (清)   陈维崧

  水榭枕官河,朱栏倚粉娥。 记早春、栏畔曾过。 关着绿纱窗一扇,吹钿笛,是伊么。

  无语注横波,裙花信手搓。 怅年光、一往蹉跎。 卖了杏花挑了菜,春纵好,已无多。

 

或许也是一只载着数点鸿影,一川烟雨的乌篷船吧?也许就是那个桃花初红,李花泛白的时节吧?趁着小船靠岸小泊,词人信步踱于岸上,借机舒缓一下蜷曲的腿脚。不料一抬头,蓦然见得一个头绾双髻,体态婀娜的女子正抚着护栏,怔怔地往船上望。看痴痴的样子,兴许是等待着心上人从浮梁,杭州甚至遥远的汴州归来吧?该不会遇到的是“千帆过尽皆不是”的意境吧?记得不久前也打这个有些冷落,少人问津的渡口经过,三两只渡船寂寂都横在那里,寥落之余,隐隐约约有数声笛声从依旧泛着几丝寒意的村落人家传来,萦于耳畔,久久不去,让人好生慰藉。抬眼瞥过,但见数竿之外,一扇轩窗,绿纱似雾,不用思量,那幽幽的笛声定然是从这扇窗里飘逸而出的无疑了。那吹笛人想必是个多愁善感,身世坎坷,独守闺房的不幸女子?或许,就是眼前护栏边这位任凭朱颜改,碧海夜夜心的俏丽佳人吧?

待回过神来,只见那女子仍旧深情脉脉,一门心思地注目于那潋滟的波光,那静静的流水,纤纤玉指不经意地搓弄着裙花,时光仿佛回到了平平仄仄,缠缠绵绵的宋词里:“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欲问行人去那边,眉眼盈盈处。”“击空明兮泝流光”,猝然却又时空转换,重回南朝乐府《西洲曲》里的旖旎:“栏杆十二曲,垂首明如玉。”那被搓弄的,那里岂止是小小裙花,更有那花样的青春年华和望穿秋水的内心煎熬呢。唉,其实自己也不就是苦苦守候的女子么?蓦然回首,新磨镜里,双鬓间已间或掺杂缕缕白发,人生逆旅,风雨兼程,春光荏苒,时不我待,半生蹉跎,前程堪虞,再不收拾怀抱,打点精神,这满怀的未酬壮志,怕就要真付与那一点桃汛,半川流水了。君不见,节令已是,挑菜节过,桃花嫣然,春雨潇潇,暮云叆叇。春天固然是一个令人迷恋,无限美好的季节,可惜掐指算来,剩日已无多,再不珍惜,就只有读书人的一声长叹了。

  评论这张
 
阅读(349)| 评论(23)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