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铜锁 (下)  

2011-03-28 02:40:59|  分类: 清风徐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要说跟自己又过过节又对自己有所了解的人,第一个要算歪脖儿了。歪脖跟铜锁是东边的隔壁邻居,近邻这种关系处好了那自然胜过一门亲戚,但两家若是斗气心眼来,那就是让人心累不过的件事情了,而铜锁家跟歪脖儿家呢恰恰属于后者。说起来也不是有太大的纠结,铜锁家前些年翻盖老屋,落成时比歪脖家的屋脊高了两砖,这下歪脖儿就不让了,窜上房顶要把铜锁家新屋房顶上的脊兽给拆下,铜锁呢自然不会袖手旁观,两人当下就撕扯上了,甭问,自后两家就较上了劲。

       歪脖儿的道理是“东高不算高,西高压断腰”,关乎几代人的事情能不认真吗?而铜锁是主张是旧不如新,后来居上,我的屋盖多高自然要由我-------就这点纠葛,又不是领土争端,能惹得对方这样暗地里使黑手吗?

       铜锁怀疑的第二个对象是邻村的害货,二人的结怨纯属无端猜忌。说起来害货跟铜锁还是师兄弟,而且害货的卯榫技巧也不在铜锁之下,两人遇上了自然也免不了相互切磋,互相恭维一番,但背地里就是另一码事了,你瞧不上我,我还不服你。后来乡里一富户起屋,请害货主持前来修建。屋子落成后很是气派,主人呢喜滋滋也很快入住。没料到的是此后几年,家里接连遭遇天灾人祸,主人左右寻思,寻找原因,很是怀疑梓匠(主持起屋的木匠)从中做了手脚。考虑到寻找“手脚”的过程会有些破拆的举动,所以特地请来铜锁来协助,蹊跷的是,主人在两根脊梁的衔接处,还真发现了一把瓦刀,此物深嵌与缝隙里,颇难发现。这下隐藏不露的祸祟终于现出原形:瓦刀亦刀,且悬于头顶,那不是咒该屋子的人统统都是刀下之鬼吗?

      可害货大呼冤枉,再三辩白自己的无辜,并且四处嚷嚷真正趁机做了手脚的是铜锁而决然不是自己,铜锁呢人实诚,始终不愿意到对方那里澄清一下;房子是害货盖的,自己自然不可能将瓦刀塞那儿,辩驳的话,那不成了“此地无银三百两”了吗?------此事如今已过去了许多年,莫非害货还是耿耿于怀,且还习惯于做这类阴暗角落里的事情吗?

       第三个对象就是铁柱了。

       庄户人家的习惯是这样:如果一两件家什坏了,破了那就凑合,另一方面也预备材料,当需要木匠前来铺开摊子做几天活计的话,就拣个日子开工,把家里所有需要木匠来整修的家什都拾掇出来,一并处理或新做。而铁柱家当初时找到就是铜锁。做就做呗,木匠嘛,吃的就是这碗饭,这没啥,没想到的是,铁柱媳妇趁丈夫不在时,开怀解带让铜锁给她揉背,背痛得难受呀。铜锁一见,吓得满面通红,转屁股就往院里去,一点不解怜玉惜花。一段日子后,铁柱怒气冲冲来找铜锁算账,算嘛账呀?铁柱一脸杀气:铜锁你信不?我迟早要断你一条腿,叫你狗日的在敢趁我不在摸揣我媳妇!

       原来是这样,铜锁这下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思来想去,铜锁认定:是铁柱报复的可能最大了。

       报复就报复吧,反正自己现在是黄泥巴掉进裤裆里,是屎也是屎,不是屎还是屎。老天爷必须雷劈一棵树,这是正常,不幸的是,自己恰恰就是那棵树,其实也还正常,总有一棵树要挨雷劈嘛,那自己就来做这棵树好了。

       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了时,铜锁信不走到了当初遇鬼的地方,抬头一看,不禁一下子惊呆了:那崖头,分明就是一丛灌木呀,没错,清清楚楚,就是一丛灌木,使劲眯缝着看时,影影绰绰之下,那轮廓真有点像蹲着的一个人。

       铜锁用拳头捣捣头:在无数个白天里,自己曾在这条路上走过不知多少趟,怎么就对这一丛劳什子灌木视而不见呢?

       

  评论这张
 
阅读(201)| 评论(12)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