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奔丧记 (34)  

2011-03-04 17:18:05|  分类: 昨日星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时左右,祭献开始。司仪是个是个三十多岁,眉清目秀的本村小伙子,对繁缛的程序似乎很熟悉,从容不迫,喊“跪”“起”时,拖着长长的尾音,蛮像一回事,令人想起两千年前亲手制定了许多祭祀礼仪并经常主持丧礼的孔夫子。一声“跪”,灵前三十多个身着缟素的身影便一起俯身;一声“起”,三十多个匍匐着的身躯又站了起来,一遍又一遍,那声音似乎一柄锤子敲击着心坎,伤心的哭声早已形成一片。

       之后又是孝子们重复多次的单独祭拜。其时的我,内心仿佛堤坝崩溃的洪水,洪水所到之处,是塌陷,淹没和吞噬,悲恸之情难以抑制,只能是机械地按照司仪的口令俯仰行止,似乎除了一个内心被掏空的木偶人。

        之先已经将父亲先前单独的一张照片放大,此刻就被恭恭敬敬摆放在灵前,那是一九九三年父亲患结肠癌时唯恐有闪失专门拍摄的,可怜的父亲一生可能就这么一张单独的照片,而且一照就成了遗像,真是令人感慨。照片上的父亲那憨厚的笑容还算自然,但眉间眼角,明显透露出无奈,不安和沉重。当时拍摄时,父亲也知道自己处于一种几乎不可逆转的定局里,那样一种情形下,怎么从容得了呢?

       祭献的过程中,还有一些花圈不时送来,加上从院子里挪出的那些,十字路口通往大哥家那段十几米是街道两旁,全都摆满了花圈,花圈上方是一截又一截黑色的幛,幛上贴着斗方大字“音容宛在”,“精神永存”,“流芳百世”,“遗爱千秋”,“风摧椿萎”等等,抬眼望去,黑白分明,鲜花娇艳,令人不知置身何处。

       这些花哨的东西,主要归结于两个已经三十多的侄子,一个是大哥的大儿子,在县城开一家汽车维修店,经营多年,结识了许多的客户,与之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另一个是二哥的儿子,现任村里的村委会主任。与镇里的各政府部门来往颇多,人缘还不错。在祭礼的过程中,镇党委书记,镇长带着各自的属下还来郑重其事奠祭了一下。二哥早年在镇供销社供职,后来供销社结束了其历史使命,人员各自星散,但情谊仍在。

       据说人死后,其灵魂就在生前最熟悉的地方迟迟盘桓着,迟疑着,逗留着,不肯随风而逝,那么,父亲也许就在祭礼现场的某一隅蛰伏着,抑或就侧身于围观的人群里饶有趣味地窥视着,打量着这场以自己为主角的盛大礼仪吧?那么,一生平凡得就像一片树叶,一茎豆禾,一段秧蔓,一畦小葱,一垄大蒜,卑微而超脱的父亲,会认同这一切的繁缛和奢华吗?不会,一切浮华的形式都只能让注重实际的父亲更加惴惴不安;如果一个人能够亲自主持和操办自己的葬礼的话,父亲的选择一定会是,像夜晚的春雨一样静静地来,像收割后的秋风一样轻轻地去,至多也只是像南飞的雁阵一样向视域里的山川田野说一声:我来过了,我离开了。

     

  评论这张
 
阅读(114)| 评论(7)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