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听筒里的世界  

2011-04-15 17:22:50|  分类: 沧海桑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很多年前曾当过一阵子话务员,即看电话的。当时不像现在人手一部手机,连家里装固定电话的也极少,只有具有相当高级官衔的人士才由公家出钱给装一部电话,整个单位几乎就靠一台老掉牙的电话交换机与外界联系。单位所在的地方挺偏远,有时还传出和传进一些电报。白天时,单位与上级部门之间的联系比较多,到了夜晚,主要就是个人之间的电话了,不过也不多,那时候的人还是习惯以信函作为主要通讯方式。而我守的就是晚上。

        别单位的交换机不知如何,反正我守的这台常常串线,有时甲跟乙正通话,忽然其中一方的声音就凭空消失了,而与此同时又不知从哪冒出一个丙来,于是两边就牛头不对马嘴起来,搞得双方莫名其妙。有时更绝,“嘀铃”一声,你赶忙插线,线路倒是通了,但似乎并没人要,听筒里的两位正谈得津津有味,你拔掉线,铃声却不依不饶,响个不停,没办法,你不想听也得听。下面的声音就是从耳机(工作人员的专用耳机)里冷不丁传来的对话:

       “。。。。。。。你,现在干嘛呢?”一个男声,低低的,沉沉的。

        “噢,小潘子(音)呀,有事呀?”女声,听上去坦荡而热情。

        “没没事。。。。。。就是想。。。。。。知道你在干啥。”

          “好了好了,明天给你捎过去,瞧你急得。”

          “我。。。。。。”

          完了。我什么?天知道。

         有时完整一些,有天晚上,不明来源的对话又串了过来:

         “事情嘛,嗯,哈,正努力办呢,不过呀,嗯,哈,还真不好办,嗯,哈,你知道,现在的人呀,嗯,哈,这些人哪,嗯,哈,也难哪,事儿也不是我一人说了算的,嗯,哈。”你瞧这位的口气,不是正患喉炎就是领导无疑了。所办的事儿呢十有八九怕是见不得人吧?

        还有时是“串中串”,某夜,两位爷正通话,不知从哪突然插进:“姓王的,xxxxx,不得好死!”这“xxxxx”实在难听,就不写出了。按照机子的工作原理,有人通话时那个骂人的电话是接不进去的,所以肯定这是个“串中串”。

       有时候你一接,就那么一句恶狠狠的国骂就挂了,估计既是纯粹发泄的,也可能是不太了解电话需要转接才可以打通。当然也有可能就是骂我,因为按照规定:话务员是不能离开岗位的,但不少私人电话却也要我去把接话人找来。去找吧,唯恐公家的重要电话,招领导的训斥;不找呢,那就要得罪人了。

       最叫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某个雨夜,听筒里忽然出现了类似鬼片里的恐怖声音,但又有些像是喘着粗气的感觉,外加家什的“咯吱”声和移动的响声音,不仅让人产生一些暧昧的联想,但又不全然如此。一阵之后,“呱嗒”一声,没了。

       两天后,得知距单位数里外的某地发生了一起命案,发案时间正好就是那个雨夜。天,我听到的莫非就是命案发生时现场的声音?转眼又想,怕不大可能吧,世界之大咋会那么巧呢?便不再作杞人之想。若干年过去了之后,问起当初的那件案子,告之曰:一直没破,成悬案了。

  评论这张
 
阅读(147)| 评论(19)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