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疤子 (中)  

2011-04-18 17:34:21|  分类: 世事纷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媳妇不言语,反倒哭得更伤心,抽抽噎噎,哽哽咽咽,连那只游走的手都能感觉到一波又一波的耸动。疤子讷讷地,不知说什么好,只能用那只手来说话,尽可能把丈夫的温存通过粗糙的手掌传达给喘息的胴体和焦渴的心灵。

        除了罗圈腿和阴雨天里突然袭来的疼痛,疤子还明显感觉到一系列连自己都惊讶不已的变化,嗓音越来越娘娘腔了,喉结也害羞似地缩了回去,原本茂密的络腮胡也稀稀拉拉起来,也不是先前钢针似的生硬了。

       春天里似乎是个难捱的季节,香椿树的梢头费了好大的劲儿才爆出了鹅黄里带着一抹浅紫的嫩芽。自打出事后,疤子基本就废了,炕上的活儿那是寡妇死了独生子,纯粹没指望了,家里的重活儿呢得找人,田里的农活儿呢就更别提了,撒上种就由它去,荒就荒,收就收,爱长成啥就长成个啥吧。

        午饭的时辰刚过,疤子的媳妇漾着个娇红的脸儿从邻居家回来。记不清多长时间了,疤子一直没见过媳妇这么高兴。

        邻居家生了个胖小子今儿个过满月,这疤子知道;媳妇能绞出漂亮的剪纸窗贴,这疤子也知道,昨晚就绞上了呢;媳妇能喝几杯包谷酒,这疤子更知道。可仅仅这些,就能使媳妇这么轻快喜气吗?

        想到这,正在圪台上晒阳婆婆的疤子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媳妇究竟遇到什么了,疤子也不愿多问,高兴就好。疤子清楚地知道,现在的疤子已经不是原先的疤子了,什么都看淡了,媳妇还年轻,心里藏点事那就先藏吧,搁不了几天,她自己就得抖落出来-------对女人的了解,还有比与之同床共枕的丈夫更深的吗?

        果然,几天后,熄了灯的炕头,媳妇慢慢偎依过来,在疤子的耳畔怯怯地说:“要不,咱们借个种吧?”

        尽管已经暗地里想过,但疤子还是禁不住打了个哆嗦。

         疤子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媳妇,行吧?心里搅肠剜肉般地难受;不行吧?眼里又不忍看媳妇绝望幽怨的眼神。

        沉吟了半晌,疤子终于下了决心:“行,借就借,总比绝户头要强些,怎么说也有你一半骨血呢。俗话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既然进来了,你当然也是咱家人,咱家人生下娃,谁敢说不是咱家娃呢。”

        媳妇就把疤子的手拉到自己柔软而肥厚的肚皮上,疤子的手指头似乎也格外兴奋,只一阵,媳妇身下的褥单便湿了一大片。

       “可,该找谁借呢?”疤子的手停了下来。

       “这个呢,”媳妇显然还尽兴,拽过把子的手指吮着,衔着,“你就别管了。反正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一般要借呢,咱就借它个虎气点的,也不白忙豁一场。”

         疤子忽然觉得浑身轻松了起来,不管怎么说,往下的日子还是有了些奔头。

  评论这张
 
阅读(240)| 评论(3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