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待君消瘦尽  

2011-04-06 22:32:57|  分类: 鉴古知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屈原的《离骚》强化了香草美人是楚辞中典型的象征性意象,同时也对《诗经》比兴手法的继承和发展。这样一来,文人骚客振笔抒怀的手法以及内涵更加丰富,也更具艺术魅力,此后的郎情妾意不仅仅只是少男少女旖旎春怀,同时也成了中国文学史上以男女君臣相比况的最常见的创作手法,此一独特,神秘而妖娆的浪漫主义观照角度,仿佛斜阳残照里一抹暧昧猩红的霞光。

 

                                                         江南曲             (唐·)      宋之问
   

                                                           妾住越城南,离居不自堪。
                                                      采花惊曙鸟,摘叶喂春蚕。
                                                      懒结茱萸带,愁安玳瑁簪。
                                                      待君消瘦尽,日暮碧江潭。

 

         《江南曲》作为诗歌的标题,在汉魏六朝至极致。如果统计一下,大约在中国古代诗歌里作为题目出现,其频率应该是最高的,内容也一无例外为情爱或闺怨。

        字面的意思通俗,鲜活:妾乃居住于越地某里城南的年轻少妇,自打婚后夫君就离家外出。独居深闺,寒衾似铁,辗转反侧,寝卧难安。对于一对形影不离的年少夫妻讲,回笼觉里融进了多少耳厮鬓磨的甜蜜,而妾只能是夜夜青灯孤照,形影相吊。大早晨在宿鸟的第一声啼鸣里去采莲摘花,在黄昏的霞光里捋桑喂蚕,这一切都是为了打发漫漫孤独的时光。一个人的日子里,渐渐养成了懒于梳洗打扮的习惯,衣箱里的茱萸带和梳妆匣里的玳瑁簪都都长时间没有动过了。瞅瞅镜里的自己的都瘦比黄花了,夫君如果再无音讯,妾怕是连生活下去的勇气都没有了,说不定在那个残照孤鹜的日暮里,那幽深碧透的江谭怕就是妾的的归宿之所了。

       但又不仅仅如此。

      宋之问由地位极高的宫廷文学侍臣瞬间变为负罪遭贬的弃臣,被逐出繁华的宫廷,弃置于荒蛮的岭南。他根本无法接受这突如其来的贬谪,心理上也难以承受这骤然间酿成的极大反差,内心惶惑不安。他一直认为自己是无罪遭贬,因此有着强烈的负屈心理,正如诗中那位毫无过错却必须承担被弃结局的少妇。那遭贬负屈的激愤怨嗟,浓烈的思归怀旧意绪积蕴心头,使得诗人愁苦忧思,痛苦不堪。于是便用人世间最素常的爱情背叛故事来拂去心中的凄凉,用精神的超脱、心理的力量来消解现实的磨难,来转移心中的凄楚。

       这才是本诗真正的纠结所在。

  评论这张
 
阅读(299)| 评论(19)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