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之文字全部系原创,如有引用和转载,告知即可。 .http://yanshanyuan.hi@163.com qq:564871237

GACHA精选

马上少年今健否?  

2011-06-12 02:39:47|  分类: 昨日星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贺铸以“捣衣”为主题的《捣练子》共有五首,除了上一篇博文里提到的《夜如年》以外,还有《收锦字》,《砧面莹》,《抛练杵》,《边堠远》,《捣练子》又称《古捣练子》,《捣练子令》,《深院月》,选用此词牌者,几乎无一例外都是写征妇怀念征人的,例如李煜亦有《捣练子  深院静》。

                                                       

                                                             夜捣衣    古捣练子         宋    贺铸
 
                 收锦字,下鸳机,净拂床砧夜捣衣。
                                                         马上少年今健否?
                                                         过瓜时见雁南归。

 

        “锦字”者,此处指织就之布也。典出《晋书。列女传》,前秦时,窦滔被流放到边塞偏远之地,其妻苏蕙思念不已,遂织锦为回文旋图诗相寄赠。诗图共八百四十字,文辞凄惋,宛转循环皆可以读。“鸳机”,织锦之机也。李商隐《即日》诗云:“几家缘锦字,含泪坐鸳机”。上官仪《八咏应制》诗:“方移花影入鸳机”,陆游《清商怨》:“鸳机新寄断锦,叹往事,不堪重省”。想来这“鸳机”,该是文人雅士把玩出来的一个文字游戏,盖织锦也罢,织布也罢,大同小异,织者全身束缚于机身之上,如此苦役,与“鸳”何干?“鸳”者,鸳鸯,水鸟,栖息于池沼之上,雌雄常在一起,雄者为鸳,雌者为鸯。若是“鸳梦”,“鸳侣”的话,倒还有几分罗曼蒂克。

        典既水落,义乃石出,白天光线充足,所以这位辛勤的妻子马不停蹄忙着织布,希望能及早赶制出寒衣尽快寄出,及至黄昏,日光昏蒙,不能作此细活了,乃拾掇一下,卸下整卷的布匹,下机。抬眼夜晚自有月光可以利用,这妻子思忖着便还舍不得休息了,乃将砧石擦拭干净,浆过的布匹叠好置其上------若是过干的话,可以衔口清水,喷洒些许------之后奋臂挥杵,趁月捣衣。

       胳膊粗的木杵,倘若只捣数下,自然容易,但连续捣个把时辰的话,就不是个轻松事体了。不过,捣衣是个机械性的活计,不像织布,容不得走神,于是这妻子一边手里抡着木杵,一边就勾起了心思。

      想当初夫君从军离开时正值翩翩少年,“东方千余骑,夫婿居上头”,转眼间已是数年过去,花儿开了又谢,燕子去了又回,可我的夫君哪,当归胡不归,何日彩云回?

      “过瓜时见雁南归”乃点睛之笔,用了《左传  庄公八年》里的一个典故:当年齐襄公派将军连称、管至父去戍守葵丘,当时正值瓜熟,襄公便许诺明年瓜熟之时派人去替轮换他们,类似现在的部队调防。谁知一年期满,襄公却早已忘却了此事,于是将士们也只好连续数年苦守边陲。

       多少年也熬过来了,轮台风寒也没有什么,妻子们怕的只是,守活寡陡然间变成死守寡。碧血染黄沙,马革裹尸骨。古来征战几人回?一将功成万骨枯。征妇苦,向谁诉?

  评论这张
 
阅读(318)| 评论(18)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