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一枕浓香醉梦迷  

2011-09-16 00:39:44|  分类: 昨日星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宋代的文人士子常有许多游赏活动,如琴书之乐、清谈之乐、山水之乐、纵饮之乐、品茗之乐、博奕之乐、流觞曲水之乐,而享受这种人生快乐时,断不了须携歌女纵游为伴,因此宋代的著名文人如欧阳修、柳永、晏几道、张先、苏轼、秦观、周邦彦、贺铸等都与青楼歌女过从甚密。可谓是名士美人,红粉知己,相得益彰。当时的文人地位非常受人尊崇,为官者若一路意气奋发即使做了宰相,但倘不是进士出身,也是一件遗憾事。而新科进士与歌妓边饮酒边唱诗,眠花宿柳,则成为令人艳羡不已的事情,张籍诗云:“无人不借花间宿,到处常携酒器行”,描述的就是当时文人士大夫阶层共同营造出来的社会风气。一代宗师欧阳修,其为扬州作太守时,巧遇汝阴两名美貌歌女,酒席筵上两歌女戏约欧阳修他年来汝阴作太守。后数年欧阳修果然自扬州调守汝阴,可惜此时两个女早已不知去向。欧阳修一次酒后留诗曰:“柳絮已将春色去,海棠应恨我来迟。”于此可见文忠公醉翁先生对那两名歌女是何等的眷恋难忘。

       贺铸也有不少类似题材的词,下面这一首述说的就是其中一次夜未归宿的经历:

 

                                               丑奴儿       醉梦迷                   (北宋)    贺铸

                                       深坊别馆兰闺小,障掩金泥。灯映玻璃。一枕浓香醉梦迷。

                                       醒来拟作清晨散,草草分携。柳巷鸦啼。又是明朝日向西。

 

       青楼妓馆坐落于繁华闹市毫无问题,不过那只是招睐眼球的门面罢了,小姐们诗酒风流的地方那是“庭院深深深几许”的所在,那得绕过一座假山,穿过一道垂花门,沿着一架荼蘼花事,再经过一觞曲栏,方才到了叶隔花隐的温柔之乡。被丫鬟让进精致奢华的客厅时,欲拜访的小姐尚不见芳踪,此时的词人也有机会打量一下四围的陈设。用来隔断的屏风上点缀着四时花草和侍女的图样,显示出一种扑面而来的富贵气,木质的部分干脆被敷上了一层晃眼的金粉,乍一看,仿佛置身于帝王后宫金灿灿的椒房之内,造型古雅的灯盏被背后的玻璃映照出迷幻和梦境的效果来-------其时玻璃刚传入海内不久,其身价远在翡翠玛瑙珍珠松石等等之上------忽然,一声娇滴滴的声音自屏幕侧而来,仿佛微风拂过轻柔的水面,浓妆艳抹的佳人终于出现了,其香也迷,其容也妍,其姿也美,其声也轻。宾主相对而坐,自然少不得一番寒暄,一番彼此间心照不宣的抬举和奉承。

      但很快次日就发现这一趟来得不那么尽心随意,不过既来之则安之,安排就的绸缪缠绵也自然按部就班,而激情与诗意冲撞,红颜与知己兼得的那份快意就不那么尽兴了。好在欢愉也一晚,怅然亦一晚,既然是为了寻欢而来,那怏怏而归,那岂不是自寻烦恼,自己给自己添堵,这是何苦唻着,又不是要你明媒正娶,白头到老的嘛,可苦纠结,刻薄自个儿?到了次日,词人与小姐礼貌地执执手,转身而去,到了灯红酒绿的街衢,原本的莺歌燕舞怎么听来都成了鸦啼聒噪。哎,又一天开始了,昨晚的失意就忘掉它吧。

      词人的这次冶游为什么没能尽兴而归?从词里看,最大的可能是那位青楼女子的才情薄了些,榫眼对不上卯头。尽管其色艺身段尚可,甚至醉梦迷人,但终究不是心事,不是心仪的那款,以时下的熟语说就是------色香味尚可,但终究不是快吾朵颐的那盘菜。

  评论这张
 
阅读(308)| 评论(19)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