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昨宵正是来时候  

2011-10-11 06:54:21|  分类: 昨日星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人大多知宋代词人周邦彦同名妓李师师,宋徽宗赵佶之间的三角关系极其颇具笑料的故事,因为该“故实”出自于同属宋人的张端义的《贵耳集》,所以就由不得后人不信了。不过,近代学者王国维先生在其《清真先生(周邦彦的号)遗事》里认为,徽宗即位时,周邦彦已经年近六十,一个花甲老者,而且有一定声誉和地位老者怎么会与一个毛头小伙子去争风吃醋呢?更不要说对方皇上的身份了。

       如此看来,那回风流韵事是好事者杜撰出来的无疑了。但无风不起浪,宋代写词的文人,风花雪月又是大家共同涉猎的题目,怎么不涉别人,专拿你周邦彦说事呢?周邦彦比别人更出色当然是个原因,王国维就称“词中老杜,则非先生不可”。此外,大约与涉事者的行止踪迹也有一定关系。下面的词里,也许能寻得一点答案。

 

                                               渔家傲           (北宋)         周邦彦
                   

                                 灰暖香融销永昼,蒲萄架上春藤秀,曲角栏干群雀斗

                                 清明后,风梳万缕亭前柳。
  

                                 日照钗梁光欲溜,循阶竹粉沾衣袖,拂拂面红如著酒。
                            沉吟久,昨宵正是来时候。

 

         人皆曰诗中有画画中有诗即好诗好画,但周邦彦的词里,不仅有画,而且有细节。

        有解释者认为,此词是作者借一个昨宵与情人欢会的女子的口吻写的,但她怎么知道自己“拂拂面红如著酒”呢?能看见其一脸羞红的一定是前来幽会的那位男子,所以,词的口吻还是男子。角度一变,词中的一些表述也得变,“ 沉吟久”就不是因害羞好久不说话了,此外“竹粉”也有了一些隐喻的含义。

        词的大意是:记忆中的那一天真是令人难忘,那是清明后不几天,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我和心中惦记了好久那位妙人终于相会,我们一整天里几乎都偎依在她的深闺里,掺有麝香的熏香散发着醉人的芬芳气息,燃烧后的灰烬竟然不知不觉间积了很多。窗外春光明媚,葡萄藤那嫩绿柔软的枝梢沿着窗棂伸延,游廊雕栏转角处,有一群可爱的麻雀落在树枝上,在唧唧啾啾地追逐戏逗,似乎在偷窥窗户内的好事;阵阵轻风仿佛一把柔韧的梳子,正细细梳理着亭前飞舞着的万条柳丝。

       回想我们初次邂逅时,也是个风光潋滟的时光,她斜斜插于发髻上的金钗反射着一种奢华的黄色,似乎快要溜出。白白的竹粉抖落在她衣袖间,芙蓉似的脸颊上一阵又一阵的娇羞红怯,好像刚刚畅饮过醉人的美酒。瞧她这样子,分明是动了春心呀。可是,面对媚眼暗约,我还是犹豫了一段时日。捱到后来,终于下定决心,前来试探,于是成就了此番巫山云雨。哎呀,多亏了及时赴约,否则就辜负了佳人的一番美意,岂不懊悔今生。

       词中的男子估计品味了好一阵子:钗溜即发披,跟脱掉丝履一样,竹粉摇落而笋节新生,双颊酡红是因芳心频跳,皆示爱之意呀。

       当然不能说词中的男子就一定是作者,但按照作家的每一部作品都是自传的说法,至少有周邦彦影子在里面罢。

  评论这张
 
阅读(206)| 评论(19)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