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交警在艾滋患者的三轮车挡板上写了“爱滋患者,请勿靠近”就得道歉吗?  

2011-10-02 19:19:59|  分类: 不吐不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人患了艾滋病以后其对职业的选择该不该受到限制?回答是肯定的话,艾滋病患者作为一个公民和自然人的权利如何保障?如果回答是否定的话,与艾滋病患者可能形成接触和传染的民众的健康权又该如何保障?如果再加以延伸的话,问题更多:某人患有艾滋病的信息是不是该在个人隐私权保护覆盖之下?乘客有没有权利拒绝由艾滋病患者驾驶的公共交通工具?向公众传递了某人患有艾滋病的信息是否不道德甚至违法?等等。

       然而,由于直到目前尚没有一部法律来解释和规范相关问题,所以导致与艾滋病相关的一系列矛盾冲突一再出现。

                                                  

交警在三轮车车尾挡板上写了8个字:爱滋患者,请勿靠近。

交警在三轮车车尾挡板上写了8个字:爱滋患者,请勿靠近

 

9月28日,成都一位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苦守近六年的秘密被一名交警无意揭开,让他原本平静的家庭风波骤起。

这个家庭,原本和这个城市的许多普通家庭一样:生活在日复一日的柴米油盐中平静地流淌。如今,曾经的平静像掉在地上的镜子,在一声脆响中戛然而止28日,交警挡下了他的三轮车。他向交警出示自己感染艾滋病病毒的告知书后,交警同意放行,但在三轮车上写了8个字:“爱(艾)滋患者,请勿靠近。”

对此,当事交警的解释是,这是出于保护他的目的。“我对艾滋一点也不排斥,写上这几个字,以免其他交警再拦他。”

       再说那一厢,三轮车驾驶者张晓(化名)一路走来,许多行人都看到了车尾挡板上的这8个字,这个消息就像长了翅膀,很快整个小区的人都知道了张晓患有艾滋病的内情。

       张晓60多岁的老母亲闻讯赶到后旋即昏倒在车前,被急送到附近的医院。张晓和妻子刘梅(化名)抱头痛哭:这个隐藏近6年的秘密,他们本想慢慢告诉双亲,“一下子告诉他们,承受不了。”

       张晓说这是他人生中最灰暗的一天,“他为什么要这样写?这几个字比捅我一刀还让人恼火。”据张晓本人说,他以前吸毒,偷抢,在监狱里被查出艾滋,2010年解除劳教回家后想“自食其力,多做点好事。再不想到监狱里面去了,不自由。”

       事情发生后,张晓想找到当事民警,问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写。

       当事的刘警官是这样回复的:“我对这个(艾滋)一点也不排斥,写上这几个字,以免其他交警再抓你。”

      “我也是个孝子”刘警官说,没想到这个事情会给张晓的父母造成伤害,“我今天晓得这个情况后马上就过来了,对不起,如果晓得你父母还不知情,我肯定不会这样写。”

       现在的问题是,刘警官的行为究竟错了没?

       我认为,刘警官当事处置方式并无不妥。也许他当时那想到的只是保护同行,但客观上却阻止了张晓的营运行为,从交警的职责讲,张晓的三轮车拉客属于非法营运,具有相当的危险性,一旦发生车祸,后果不堪设想;从交警的职责范围外讲,公众有权利知道自己所乘坐的交通工具是不是由一个健康人来驾驶,换个说法,公众的知情权要大于个人的隐私权。

       所以,刘警官用不着道歉,因为其行为并没有构成对张晓的罪错。

       更要紧的是,赶快制定一部相关法律,明确规范艾滋病患者和公众各自的权利和职责。

  评论这张
 
阅读(145)| 评论(13)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