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村草里  

2012-01-30 19:27:28|  分类: 清风徐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村里人说村里不说村里而说“村草里”,形象之极,祖祖辈辈都如此说,听上去有点文人“一介草民”,“草庐”,“草酌”的自谦,现代网络语“屁民”,“草根”的调侃,甚至还有点“落草”,“草秽”的不经和“草莽”,“草寇”的愤世和无奈。不过,“草”也不尽是粗鄙,简陋和渺小, “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唐·刘禹锡《陋室铭》),满眼皆生机,“茅檐低小,溪上青青草”(宋·辛弃疾《清平乐·村居》)又何其清新怡人;汉代王逸注《楚辞》越干脆:“生曰草”,如此说来,“草”就是生活,生存,生缘乃至生生不息的整个生命过程了。

       但话说回来,草毕竟也只是草,“草创”意味着筚路蓝缕,“草具”呢大约就是颜回落魄时“一箪食”的箪一类食具吧,一个人如果一辈子蛰身草野的话,即便竹帛所载,丹青所画,春秋纪事,浊世具名,也只能是野史轶闻而已,不可能登堂入室的。

       过年的几天里少不了串亲戚,亲戚家的柴灶里烧的整根椽子,一大根进去,一整天屋子里都是暖洋洋的,可这个烧法也太败家子做派了些吧?亲戚笑笑:没用了哇,堆院子里又影响观瞻又占地方,风晒雨淋一两年过来到头来还是烧,到了那时怕连个焰火也没了。

        这倒也是。亲戚家新耸起一座二层高达宽敞的楼房,亲戚自豪地说,柱子都是经过抗震加固了的,比国家标准还高呢。

        水泥钢筋结构,自然不用椽子了,这样从旧房上拆下的椽子就成了多余之物,至于大梁和檩条呢,没问,恐怕是舍不得烧掉的。

        村子里的二层小楼其实已经很多了,一家数口,数百平米,客厅安放一张乒乓球台都没问题。木地板,地板砖以及塑钢门窗一点也不亚于城市居民家庭里的同类设施。

       但农村天生是与泥土连在一起的,尽管村里的大小街道都已经硬化过,但车辆驶过时还是免不了扬起一路尘埃,村边的每一条路口都被垃圾和烧过的蜂窝煤球所包围,这样,伴随着络绎不绝的串门的脚步便不断将来泥垢或者狗屎带进院落乃至屋子里,再加上节日的瓜子壳,果皮,烟灰,烟雾烟蒂甚至痰迹,于是,屋子就不是屋子了,成了人圈了。

       还有个“典型环境”就是厕所,许多人家院落及屋宇都修得富丽堂皇,极尽奢华,唯独厕所尚停留在上上一世纪,脏兮兮实难下脚。记得什么人什么人好像说过,看一户人家的文明程度以及卫生习惯,只看一眼卫生间足矣-----果然明见。当然村子里没有下水系统是个主因,但许多村里人的散漫,随意,无拘无束也是在不敢令人恭维,感觉就像小品里的人物,身板挺直,西装挺括,但一不经意,指头就伸进鼻孔里扣挖一番;或者一口痰随口而出,之后伸脚一踩一拧了事。

       当然,在这个急剧变革的时代里,村里人的变化也不小。记得三十多年前上大学时,一回到村里,得立刻改变话音,“一年土,二年洋,三年不认爹和娘”,而说普通话就是“洋”的最直观表现,会被村人忌弃的。问题是,于己而言,由于普通话的功底不好,好不容易上口的一点普通话通过一个假期的克制又销蚀融化于熟悉的乡音里,一回到大学,纠正满口的土腥子味道,便成了一桩须认真对待的事情。时过境迁,如今村子里讲普通话早已成了趋势,即使老人也早没了对普通话的刻意抵制。

       村草里-------可能依然是整个中国农村现状的写照吧,如果说眼下的城市里一栋栋高楼就是一棵棵参天大树的话,那么,距离城市化脚步还很遥远的广大农村就是偌大树冠下稀稀落落的小草。草的特点就是顽强,一年里数度严寒酷暑,大树盘错的根系也掠夺走了本属草根的养分,但草依然坚守,依然执着,依然焕发着永无枯竭的生命力,而那些娇贵风雅的花儿一离开关照就得衰损死亡--------这就是村草里的人。


  评论这张
 
阅读(408)| 评论(15)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