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柔情画眉,铁腕捕盗  

2012-11-06 00:05:35|  分类: 鉴古知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敞画眉

 

       提起张敞这个名字,大多数人可能不会陌生。众人知道此名字皆自“张敞画眉”的成语典故。此记载来自于班固的《汉书》,原文是:

       “敞为京兆,朝廷每有大议,引古今,处便宜,公卿皆服,天子数从之。然敞无威仪,时罢朝会,过走马章台街,使御吏驱,自以便面拊马。又为妇画眉,长安中传张京兆眉怃。有司以奏敞。上问之,对曰:“臣闻闺房之内,夫妇之私,有过于画眉者。”上爱其能,弗备责也。然终不得大位。”

       稍加翻译:张敞做京兆尹时,朝廷商议大事,他都能引经据典,处理政务也合理合情,合礼合法,公卿僚属无不钦佩之至。但是张敞没有做官的威仪,在生活细节上也不太讲究,有时下朝,经过繁华的章台街时,让车夫赶马快跑,自己用折扇拍马,也毫不理会那些惊讶甚至鄙视的眼神。更让人诟病的是,张敞经常在家给妻子画眉毛,以至于长安城中传说张京兆画的眉毛很是妩媚好看,楚楚动人,看来不是一日之功了。专们纠检官员风纪的部门就用这些事来参奏张敞。皇帝就问张敞有没有此事,张敞回答:“我听说闺房之内,夫妇之间亲昵的事,有比描画眉毛还过分的。”话语里还透露出几分反驳的意思来。皇帝虽也不太满意张敞的回答,但由于很是他的才华能力,便没有责备他。不过,张敞最后还是因为闺房内的这点癖好没得到进一步的重用。

       上文里的最后一句作为结论,也不知道班固的根据在哪,应该只是一种个人的推断吧。自古至今官场都是个是非之地,波诡云谲,人心惟危,你怎么就这么肯定张敞是因为为妻画眉的事情而影响了前场呢?等到长安城里上上下下都知道张敞的这些隐秘的话,张敞画眉应该已经持续了好些年头了,已经画得很漂亮了嘛,而这时当事者已经是京兆尹-----相当于现在的北京市市长------了,那先前的升迁怎么就没有被影响到呢?

       不过张敞本人可能真不太拘小节,你想手中的那把折扇,那可是彰显名士风雅派头的招牌道具呀,你怎么居然随随便便以之来做马鞭呢?再说赶车御马也不是你的事,你是动嘴巴发号施令者呀,还有章台街那是什么地方?那可是朝廷百官退朝之后经常聚集的地界。你自己掉身份也就罢了,问题是你此类小举止还可能连累到这个王公大臣阶层的威望和面子哪。

       但张敞为官治安的确有一套。在张敞上任京兆尹之前,京城好多年来一直为盗贼所扰,偷盗横行,商贾不胜其苦,朝廷也很头疼。当时先后试了一些人做京兆尹都不行,包括很有名的能臣、颍川太守黄霸,黄霸干了几个月也未见起色。这时汉宣帝想起远在胶东治乱颇有名声的的张敞,于是把他调回来任京兆尹。汉宣帝问他对治理京城有没有把握,张敞说没问题。

  张敞到任之后,探访到京城里有几个贼头,居有高宅,出有乘骑,并有仆童牵引,俨然温厚长者模样,便把这些贼头找来,当面直斥他们的罪行,要他们立功赎罪。贼头们愿意配合,但是说:“我们被叫到官府,盗贼们可能会惊慌逃跑,不如封我们个官职,这样他们就不会怀疑了。”如果换了别人,可能不会答应贼头们看似无理的要求,但张敞同意了。张敞给他们每人任了官,并且予以奖赏,让他们回家。贼头们回家后,就向其他盗贼宣布自己做了官,要设酒招待,于是盗贼们纷纷前来道贺。喝酒时,贼头的手下偷偷在盗贼衣服上用赭石画下记号。张敞派了衙役在巷口守着,当盗贼们喝得很开心地出来时,谁的衣服上有记号就立刻被抓起来,这样一天就抓到好几百个。被抓的盗贼又继续揭发,一个牵出一个,于是经过搜捕,京城的盗贼很快就基本被肃清了。

       但张敞杰出的政治才干终究还是没被后人记住,众人津津乐道的只是为妻画眉的风流。

       唐人朱庆馀有一首《近试上张水部》:“洞房昨夜停红烛,待晓堂前拜舅姑。妆罢低声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 晚唐词人牛峤有一首《菩萨蛮》:“玉钗风动春幡急,交枝红杏笼烟泣。楼上望卿卿,窗寒新雨晴。 熏炉蒙翠被,绣帐鸳鸯睡。何处有相知?羡他初画眉。”宋代颇为流行的一首《读典歌》云:“芳萱初生时,知是忘忧草。双眉画未成,那能就郎抱。” 

         一代儒宗的欧阳修也来凑这个热闹:

                                        南歌子        (宋)     欧阳修
  凤髻金泥带,龙纹玉掌梳。 走来窗下笑相扶,爱道画眉深浅入时无?
  弄笔偎人久,描花试手初。等闲妨了绣功夫,笑问“鸳鸯两字怎生书?”

       该词的大意是:闺房里的一对新人真是颠鸾倒凤:梳妆画眉本是妻子自己的事,却被丈夫的两只龙纹玉掌给代劳了。夫君不仅为娇妻梳出了时髦漂亮的凤髻,而且亲手束上金色的发带。最后还不忘问一句:小心肝儿,你看看这发型够时尚了吧?而此时的妻子依偎着丈夫摆弄笔管,以习惯了描画刺绣的纤手练习书法,也扭头笑着问丈夫:“亲爱的,鸳鸯二字该怎么写才好看?”

       “攻其一点,不及其余”,历史可真会开玩笑。长眠了一千年的张敞如若知道自己在唐诗宋词进进出出仅仅只是因为那点眉睫之事的话,不知会怎么想。

       更搞笑的是,清初画家八大山人有次画了只画眉鸟,题词时忽然想到了张敞画眉的典故,乃《题画眉》道:“才多雅望张京兆,天上人间白玉堂。到底鸾台揽明镜,也知牛女易时装。”意思是:由鸟名画眉,不禁想起了汉时风流儒雅的京兆尹张敞,此人不论在朝廷还是自家院庭都高人一筹。在府衙明镜高悬,而在家则以鸾镜为娇妻画眉,哎,当初的牛郎如果时来运转也要为自己是糟糠之妻织女打扮一下。------嗯,有点“无情未必真豪杰”的意思。

        顺便捎带一下:张敞(公元前?-公元前48年),字子高,西汉大臣,河东平阳(今山西临汾西南)人。古平阳府治距博主家乡不过数十里而已,曾经在其辖下亦极可能。

      

  评论这张
 
阅读(402)| 评论(19)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