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赠汪伦》是一首应酬之作  

2012-11-09 01:10:08|  分类: 一家之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世上有一种措大之人,言谈起来必滔滔不绝,巧舌如簧,似乎天下之事无有他所不知者。要说呢也还真是比一般人少多些见识,然而事事知之却事事不成气候。为了装饰门面,此种人极擅拉大旗作虎皮,借他人之名以抬升自己,为自家脸面贴金。平素于那种籍籍无名者很是不屑,而对名士大腕,则极尽瓜葛之能事,甚至曲意逢迎。谄媚巴结。图什么呢?就图不知情者那一双双艳羡的目光,比如莫言获诺贝尔奖了,措大之人逢人便吹嘘:“莫言?嘿,那是穿开裆裤时一起玩的发小,大闷头一个,作文写得还不错,看学数学那简直一盆浆糊,糊涂蛋一颗。体育课上拉后腿总也少不了他。有一次我们去偷西瓜,我们一撒欢都跑了,莫言呢落在最后就给人逮着了。嗨,喝酒?你甭看他作品里写得那么热闹,一到酒场,第一个趴桌子下的就是他。。。。。。”

       你要不打断,这种人能给你谝到耳朵起茧子。

       现在有,古代也有。与大诗人李白同一时期的汪伦差不多就是这样的主儿。

       李白的那首《赠汪伦》众所周知,妇幼你诵,小学生的语文课本上似乎就有入选吧-------

                                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

       关于汪伦以及这首《赠汪伦》一直以来被一则美丽传说给装点得美妙动人,说------

        汪伦是唐朝泾州(今安徽省泾县)人,他生性豪爽,喜欢结交名士,经常仗义疏财,慷慨解囊,一掷千金而不惜。当时,李白在诗坛上名声远扬,汪伦非常饮慕,希望有机会一睹诗仙的风采。可是,泾州名不见经传,自己也是个无名小辈,怎么才能请到大诗人李白呢?
        后来,汪伦得到了李白将要到安徽游历的消息,这是难得的一次机会,汪伦决定写信邀请他。那时,所有知道李白的人,都知道他有两大爱好:喝酒和游历,只要有好酒,有美景,李白就会闻风而来。于是汪伦便写了这样一封信:
      “李先生喜欢游玩赏景吗?我们这里有十里桃花。李先生喜欢喝酒吗?我们这里有万家酒店。”
        李白接到这样的信,立刻高高兴兴地赶来了。一见到汪伦,便要去看“十里桃花”和“万家酒店”。汪伦微笑着告诉他说:“桃花是我们这里潭水的名字,桃花潭方圆十里,并没有桃花。万家呢,是我们这酒店店主的姓,并不是说有一万家酒店。”李白听了,先是一愣,接着哈哈大笑起来,连说:“佩服!佩服!”
       汪伦留李白住了好几天,李白在那儿过得非常愉快。因为汪伦的别墅周围,群山环抱,重峦叠嶂。别墅里面,池塘馆舍,清静深幽,像仙境一样。在这里,李白每天饮美酒,吃佳肴,听歌咏,与高朋胜友高谈阔论,一天数宴,常相聚会,往往欢娱达旦。这正是李白喜欢的生活。因此,他对这里的主人不禁产生出相见恨晚的情怀。他曾写过《过汪氏别业二首》,在诗中把他汪伦作为窦子明、浮丘公一样的神仙来加以赞赏。
       李白要走的那天,汪伦送给名马八匹、绸缎十捆,派仆人给他送到船上。在家中设宴送别之后,李白登上了停在桃花潭上的小船,船正要离岸,忽然听到一阵歌声。李白回头一看,只见汪伦和许多村民一起在岸上踏步唱歌为自己送行。主人的深情厚谊,古朴的送客形式,使李白十分感动。他立即铺纸研墨,写了那首著名的送别小诗。

       上述的故事很有些名士风流的意味,可惜只是传说,绝然不能当真的。

        那么汪伦到底是个什么来头呢?今人汪光泽、李子龙先后发现泾县《汪氏宗谱》、《汪渐公谱》、《汪氏续修支谱》,载“汪伦又名凤林,仁素公之次子也,为唐时知名士,与李青莲、王辋川诸公相友善,数以诗文往来赠答。青莲居士尤为莫逆交。开元天宝间,公为泾县令,青莲往候之,款洽不忍别。公解组后,居泾邑之桃花潭。”

       这段文字能当作汪伦的盖棺定论吗?显然不能,史学者大多知道,来自家谱的东东只能说明当事人的血统和身世,之外便不能全然采纳了,家谱里的个人小传那是后辈用来歌功颂德的文字,跟祭文,碑文,牌位里面的文字一个性质,只言其德,不及其非,有的甚至还有虚构成分在其中。比如其中言汪伦跟“李青莲、王辋川诸公相友善,数以诗文往来赠答”,可翻遍《全唐诗》,有汪伦的诗作吗?半首都没。

       宋蜀本《李白集》此诗题下有注曰:“白游泾县桃花潭,村人汪伦常酝美酒以待白,伦之裔孙至今宝其诗”。又,明代唐汝询在《唐诗解》中说:“伦,一村人耳,何亲于白?既酿酒以候之,复临行以祖(饯别)之,情固超俗矣。太白于景切情真处,信手拈出,所以调绝千古。”相比较而言,汪伦的“村人”身份比较可信。

       问题的关键不在于汪伦是一介平民还是达官贵人,而在于李白的这首诗里露出的丝丝信息。依博主看,此诗平铺直叙,肤浅俗白且夸张过度,明显属于一首应酬之作。当然,应酬之作不完全等于粗制滥造,但李白这首《赠汪伦》绝然不是什么上乘佳作,更非绝品,而是吃了人家,喝了人家之后的一笔人情账,权抵埋单。

       其实在诗里也有点端倪可寻,“忽闻岸上踏歌声”,“忽闻”二字表明,李白离开汪伦根本不曾得知,这一细节进而说明,李白压根儿------至少临别时-----不与汪伦住在一起,而且李白没有将要走的行程安排预先告诉给汪伦。须知在唐代,挥手从此分别就极可能一辈子再也无从相见了(李白与杜甫终生就只见过一面,与汪伦的交往估计也一样,就一回的事儿),如果李汪之间真如《汪氏宗谱》里记载的那样关系密切,那李白怎么就会不告而别呢?

       可以肯定的是,汪伦在李白停留的这些天里招待过诗人,以及在即将开船的一刹那急急赶来相送,但其匆匆而来的目的是不是纯然就是为了送别,那就只有当事人知道了。须知在当时,从王公朝臣到士子学者,从山野隐者到樵夫渔翁,如果能有一首来自诗仙的诗作见赠,那是一件十分荣耀的事情。

        这样一来,就再清楚不过了:系船的缆绳解开后,李白一看,还有一位边跑边喊,疾奔而来(诗讲究雅,只能写成“踏歌声”),知其目的所在,于是临时口占一绝句,交给了汪伦了事。诗里实际带有几分不得已而言之的意思,但汪伦是读不出来的。当然,读出读不出无关紧要,关键是名满天下的李白李诗人送了我汪伦一首诗,敢问尔等谁还有过此待遇?

        李白这一蒙,不仅蒙过了汪伦,连后世的诗家评家都给蒙了。清人沈德潜在其《唐诗别裁》中说:“若说汪伦之情比于潭水千尺,便是凡语。妙境只在一转换间。”真是笑话,莫非最后一句真是换成“堪比汪伦送我情”就成平庸之作了?乃痴人说梦耳,根本不在点子上。

  评论这张
 
阅读(414)| 评论(2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