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美人含笑夺灯去 (上)  

2012-12-24 00:05:03|  分类: 昨日星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妙龄女子,嫁了个书生。然而人家年轻夫妻是夜夜牵手入幕帷,恨不得早早日落西山头;自家的这位倒好,老凑着一盏青灯读书到深更。夜渐深沉,氤氲的露气凝结成了一粒粒小露珠,可看他入迷的样子,怕是远不到停止的时候。年轻妻子可真是纠结:摧也催不得,他单是答应但迟迟不上床呀;恼也恼不得,夫君奔的是读书科考锦绣前程的正经事体呀,又不是他人斗鸡走马,摸牌雀戏,勾栏留恋的无聊勾当,总不能像个泼妇似地不分青红皂白撒疯使性呀,再说万一夫君在将来的考场上博不来个名堂,也不能留给翁姑“娶了媳妇,误了儿子”的口实不是?正不知如何是好,忽的一股从窗户里窜进来的凉风一下子就吹灭了灯盏。女子一看,心里乐了,清风不识字,吹灭案头灯。这下,不由他不来上床就枕了。

      古时重新点灯,不似今日方便,还得摸见火石火镰和火绒,铁石相激,擦着火星,印着火绒,吹出明火来方可。

      终于可以依偎在宽阔的胸脯里入眠了。这事搁了普通女子,就算了事一宗,但如果落在一个诗情女子这里,就不一样了。那股夏夜凉风袭来了心底的灵感,电光石火一般,这女子便随手记下了这缕电光石火一般的思绪:

                                                   夏夜示外      (清) 席佩兰
            夜深衣薄露华凝,屡欲催眠恐未应。恰有天风解人意,窗前吹灭读书灯。

      等到夫君窸窸窣窣一番,上得床来时,这位叫席佩兰的年轻妻子已经将诗记在纸上,夫君一看,对娇妻的敏捷才是不由得又增添几分敬慕,对怀抱里的娇柔之躯也愈加爱怜。夫妻俩相对莞尔,灵犀互通,爱意倍加,绸缪不已,之后酣然入梦。

      诗中的“外”指夫君,“内”不是男人指自家妻子嘛。男主外女主内,老早就有的传统分工。

      席佩兰(1760~1829后)清代女诗人。名蕊珠,字韵芬, 一字遗华,号浣云、道华、佩兰等,昭文(今江苏常熟)人。极擅画兰。其诗天机清妙,著有《长真阁诗稿》、《傍杏楼调琴草》。

      这样的简介如果还嫌笼统的话,那就来个能瓜葛上的,“红袖添香夜读书”这句耳熟能详的诗就出自这位女诗人的笔下,原诗是:

                                              寿简斋先生          (清) 席佩兰
                   万里桥西野老居,五株杨柳宰官庐。绿衣捧砚催题卷,红袖添香伴读书。
       意思是:在偏远的郊外,有一处类似山中野老栖身的简陋住所,有点像陶(渊明)宅门前的五棵杨柳,但此庐的主人却曾是县宰州官。此人性情散淡,性格浪漫,他有好些女弟子,写文章时有风姿绰约的女子为之捧砚,读书时又有红袖知己相伴在身边,为之添香挑灯。

       “寿”者,祝寿也。那么这位做寿的简斋是谁呀,居然有这等福气?

      此人就是清代著名诗人,大才子袁枚。

       

    

  评论这张
 
阅读(311)| 评论(15)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