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美人含笑夺灯去 (下)  

2012-12-29 00:10:59|  分类: 昨日星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美人含笑夺灯去   (下) - 上善若水 - 上善若水的博客

 

       之所以再三唠叨“红袖添香”的题旨,是因为其与读书有关,与灯下勤读的书生以及窗外的沉沉夜色有关,也与此前的《夏夜示外》相互诠释,也与作者席佩兰的老师袁枚大有瓜葛。

       袁枚有一首《寒夜》,是这样写的:

                                                                寒夜   (清)   袁枚
                     寒夜读书忘却眠,锦衾香烬炉无烟。美人含笑夺灯去,问郎知是几更天。

        一读便知,此诗不仅与席佩兰的《夏夜示外》(夜深衣薄露华凝,屡欲催眠恐未应。恰有天风解人意,窗前吹灭读书灯)异曲同工,琴瑟相和之妙,且有款曲偷渡,灵犀暗通之意。

        诗中“炉无烟”暗示已是更深人静,滴漏相催。香薰炉里不论燃烧什么,一开始都是有烟的,一俟燃料烧透,只余火而无烟,时辰也就不早了。另外从“锦衾香烬”的表述来看,香薰炉应该还被置于锦衾中熏染过一番,也就是熏被。古代文人淑女的优雅和讲究于此可见一斑。

        当然不能因此就说袁枚与女弟子席佩兰之间关系暧昧,但师徒之间,彼此心思契合,情感密切是可以看得出来的。

       袁枚(1716-1797)清代诗人、散文家。字子才,号简斋,晚年自号仓山居士、随园主人、随园老人。汉族,钱塘(今浙江杭州)人。乾隆四年进士,历任溧水、江宁等县知县,有政绩,四十岁即告归。在江宁小仓山下筑筑随园,吟咏其中。袁枚是乾嘉时期代表诗人之一,与赵翼、蒋士铨合称“乾隆三大家”。

      明清时期,文人都喜好设帐招收徒,尤其广招女弟子,袁枚便是个典型,名声最著,正负面影响亦最大,清代诗评家赵翼写的《控词》里曾说:“贼无空过,出门必满载而归。结交要路公卿,虎将亦称诗伯;引诱良家子女,蛾眉都拜门生。”指的就是袁枚,袁前后共招收女弟子四十余人,世称随园女弟子。其中自然不乏大家闺秀,究其原因,一方面,文化的繁荣和风气的开通使得文人能够不拘于世俗的偏见,欣赏并推崇才女;另一方面,较之于一生以男人为主,只知针头线脑的寻常女子,才女求证自我能力和价值的愿望也非常强烈,当然也迫切希望能够得到名家的指点。席佩兰便是其中的佼佼者,还被老师引为“闺中三大知己”之一。

       有一年春天,袁枚亲自到常熟登门造访席佩兰的夫君孙原湘,不过,这只是借口,内心的动机是想见席佩兰。佩兰见老师上门来十分高兴,拿出一张画照敬请袁枚题诗。你猜接下来的细节怎么着,料你是想不到。当时的袁枚并没有当场题诗,而是将弟子的小照放置袖中,转而拉着孙原湘到别处去饮酒去了。这边厢的席佩兰看着磨好的墨和空白的题笺,当即写下赠袁枚的一首诗。其中两句写道:“声价自经椽笔定,扫眉笔上也生花。”意思是:自打做了先生的学生,诗文不断经先生的润色,长进不少。我原本也就一个只会抓眉笔的女子,经先生的指引和点化,眉笔竟然成生花妙笔。于此可看出二人关系的亲昵程度。“愿买杭州丝五色,丝丝亲自绣袁丝”,也是席佩兰的诗句,可无边思雨也罢,春蚕吐丝也罢,鬓边白丝也好,柳丝万条也好,“丝”这一意象从来都是与特殊的对象连在一起的,才女诗人不会不知道。

       “茶能醉人何必酒,书能香我无须花”,真好的一副联语,但到了袁枚这儿是不行的,得换成“书能香我还须花”,如果没有前来添香的红袖,孤灯下的寒夜未免寂寥单调。

  评论这张
 
阅读(573)| 评论(18)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