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爱元宵三五风光  

2012-02-09 03:02:38|  分类: 沧海桑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稍微回溯一下中国民俗史的话,就会发现有一个颇有点意思的现象,大约数百年前时,有两个传统悠久的节日还很受国人的重视,一为社日,鲁迅《社戏》里提到过的,另一个是中元节(正月十五日为上元,十月十五日为下元)。社日之社,从其从示从土的结构上就可以看得出来,是祭祀土地神的;而中元节主要是解脱阴间的囚徒饿鬼,等于是地狱里的大赦之日。这两个古老节日于今皆日渐式微,几乎都快要从国人的记忆里完全消泯掉了。道理很简单,城市化进程开始后,土地与人的情感联系渐而疏远,至于阴间的凶神恶煞,随着科学观念的深入,更是跟人们的情感生活和信仰观念没有关系了,随你爱赦不赦。

       同样是传统节日,刚刚过去的元宵节和同样与鬼神有关的清明节却是越来越受到重视。如果顺利的话,清明节不久之后就会被列入全国统一的法定的休假日中去。那清明节与社日和中元节缘何一荣一枯,截然不同呢?也很简单,后者是求神拜鬼,贬低自己,令人忐忑煎熬,而前者是活着的人到亲人的长眠之所去送饭,看看,探望一下,最近距离地跟他们说说话,汇报一下眼下子孙儿女们的近况,收获的是心情上的慰藉。

       上述的节日里唯独元宵节跟鬼神亡灵无关,纯粹是一个活蹦乱跳着的人的节日。人呢,既然活着,第一要义就是追寻快乐,生命的本来属性嘛。而能给人们心理快慰和和欢乐情绪的活动,最奏效的莫过男女间的相亲相爱,彼呼此应,声气暗通,衷肠轻诉。

       元代无名氏有一首描述元宵节风情的小令,如此写到:

 

                                                                        折桂令 元宵
                                                 爱元宵三五风光,月色婵娟,灯火辉煌。
                                                 月满冰轮,灯烧陆海,人踏春阳。
                                                 三美事方堪胜赏,四无情可恨难长。
                                                 怕的是灯暗光芒,人静荒凉,角品南楼,月下西厢。

 

        呵呵,起手大喇喇就是个“爱”,一点也不避讳,小曲嘛,本来就不是文人案头的诗词,而是眼角的一抹流光,嘴角的一丝轻撇,张口即来,翕唇即止。此处的讲究是,古人的“喜”与“爱”是分开的,喜的对象一般是物事,而爱的对象是人,爱卿爱妃,爱子令爱等等就是例子。

      “月色婵娟,灯火辉煌”固然娱人眼目,“月满冰轮,灯烧陆海,人踏春阳”也的确堪为“三美事”,但当事者的心思显然并不在这里,而在“灯暗光芒”,月光阑珊的背地儿,那里“人静荒凉”,喧闹声远,此地就是南楼鸟翼般的翘角之下,那可真是一处可供幽会的隐秘之地,正好上演一出“月下西厢”,无人惊扰的好戏。

      尽管从“月上柳梢头”开始直到“月下西厢”,可私会的一对男女犹嫌时光短暂,倏忽而过,端的“欢乐嫌日短,苦愁怨时长”。此“怕”实非怕,乃为情意深也。

       “爱”到底回来了,从岸上一直蔓延到水上的辉煌灯火也罢,月满冰轮洒下的一地银辉影照婵娟也罢,只是崔莺莺支开老妇人的名头,进京赶考也只是张生的借口,普济寺里的“临时出租屋”才是温柔之乡,销魂之所。“爱”的追究还是人,其它都是垫铺和道具。

  评论这张
 
阅读(554)| 评论(19)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