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少女毁容惨案给普天下的女孩家长上了一课  

2012-03-02 00:25:50|  分类: 一家之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少女毁容案受害方:“床照”实为生日宴合影cf1b9d16fdfaaf51455b6e098c5494eef11f7ac8.jpg

       花季雨季之际却遭火烧毁容,花容玉貌瞬间变得血肉模糊,“安徽17岁少女周岩拒绝同学求爱遭毁容”案件自媒体爆出至今,双方你来我往,各自抖露出了一些自认为有利于自己的证据和事实。陶家从接受采访时的辩解到抛出的一系列原始照片,都极力想说明一个事实,即陶汝坤和周岩早早两三年前就开始恋爱,至事发前一周彼此感情一直挺好,后来周岩另有男友,事实上形成了对陶的背叛,陶不能正确妥善对待,于是在2011年9月17日晚对周实施了伤害。

       很明显,陶家在一片喊打之声之下极力想挽回一点道德阵地,其潜台词是:陶汝坤实施了对周岩的毁容伤害我承认,我也积极地进行了救治,不过这一不幸事件的起因是由你家姑娘引起,故而,你周家起码也要担负次要责任。

       当然,这话陶家不敢说出来,只能在暗中使力,通过一些类似舞台表演性质的招式传达出来,借以稍稍扭转一点舆论的矛头与锋芒,以期在案件审理过程中获得一丁点辩解的底气。

       对于这场法庭外的较量,博主与广大网民的立场是一致的,即即便周岩真地背叛了先前与陶汝坤的交往,那也绝对构不成后者对前者实施伤害的理由。婚姻尚且是自由的呢,何况是远未到婚龄的男女交往。其次,周家主张的法庭应以故意杀人罪来立案而不是故意伤害是有道理的,事实依据是陶汝坤再往周岩身上泼油并点火时的叫嚣------“你去死吧”,而且此前陶已经在周家的楼道里放过两次火。

       上述的题旨先打住,因为这并不是本篇博文想与众读者讨论的主要意思。

       行文至此,不知道诸位感觉出其中一丝滑稽没有,陶周之间的事件竟然由恋爱,爱情甚至结婚等成人才该有的恩怨纠葛引起,尽管陶周两家在争执时都尽可能地,心照不宣地避免使用恋爱这一字眼,但事实上彼此都明白,读者也明白,陶汝坤与周岩从15岁开始就有了男女间的亲昵交往,可天哪,15岁的话不正是初三或高一的学生吗?

        关于陶家呢在此就不多讨论了,道不同,不相与谋,人家官宦人家嘛,和咱普通百姓的价值伦理观念自是有所不同,有钱有势,而拥有了这两种东东之后就可以为所欲为,任意掠夺社会稀缺资源,周岩容貌漂亮,长相甜美,就属于稀缺资源里极缺品种,陶家自然不会轻易放手-------博主这话可不是信口雌黄,有陶汝坤的原话为证-------“那好,我就等你三年,三年之后你必须跟我!”

       回头再说周家这厢,遭受了这么大的不幸自然令人同情。可是,博主作为一个30年教龄的老师,我绝不相信周岩的父母一直不知周岩与陶汝坤之间远超普通同学关系的交往。这起惨烈的毁容案自曝出至今,博主一直跟踪关注,一系列报道的字里行间都在向读者宣示了这样一个信息:周岩跟陶汝坤的亲密交往最起码周母是知情的。

       可这就怪了,15岁少女早恋行为,父母既然知道了,为什么不预先制止?不会是不知道少男少女早恋的危害吧?

       从林林总总的报道里看,周家相对贫困,属于社会底层,而陶家呢正好相反,占有多重的社会资源,陶汝坤的学习成绩也比较差(周岩还曾到陶家给陶汝坤辅导)。博主怀疑,周岩的父母正是因为羡慕和眼热陶家的社会地位和经济实力才默认甚至支持了周岩陶之间的交往的,陶家抛出的照片也一定程度上印证了博主的这种猜测。尽管周家就这些照片也试图做了一些辩白和说明,然而照片本身是会说话的。

       而这样一来,正应了古人的那句话------引火烧身。

      

  评论这张
 
阅读(953)| 评论(2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