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坟事乱弹  

2012-05-08 01:16:32|  分类: 一家之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CNTV消息 近日,河南政协常委赵克罗实名发微博,炮轰南阳市集中整治墓葬的行动,称当地只铲平民祖坟,而村里在统计副处级以上官员名单,“副处级祖坟”可不动。5月6日晚,网络新闻联播记者赶赴南阳市镇平县,当地干部说没有“副处级祖坟”的明文规定。而这个源于当地殡葬改革的举动,让乡干部觉得“这事儿不好办”,要领导带头刨坟。

       一个叫杨桐网友转发微博称:“某省领导路过南阳,见高速公路沿线坟头较多,遂要求铲平南阳区域所有坟头,通知已在南阳市政府传达至镇平县,现在正统计各村在外副处级以上官员,这些官员家的祖坟不动,只铲平民百姓祖坟。” 此博一出,立刻引起网上的轩然大波,叫骂声不绝于耳。不少网友都在发泄自己的愤怒:要平坟,让官员先把自己的祖坟刨了去……而这些坟墓,被网友戏称为“副处级祖坟”。

       说到“副处级祖坟”,相关的工作人员笑了,“这个没有明文规定,只有知名人士墓的说法,反正我们听上面的,要是领导打招呼就往知名人士祖坟上靠吧。”

       ------哎呀这事还真是不好办,那位省里大员也真是多事,你说你不在空调伺候的办公室好好呆着,到高速路是晃悠个啥子呀?兜兜风也就算了,你偏要看窗外风景,这一看不打紧,坟堆累累,冢草离离,好叫人晦气,于是乎一纸指示便发出:平坟。

       平坟迁冢一类的事从古至今一直是官府跟百姓间的一个冲突触发点,仿佛人身体上的某一个穴位,不触及没事,一点,火气准来。据说义和团时便有一些秘密受命的法师精于此道,出战前的誓师仪式上,法师朝裸着脊背的士兵喷一口符水,再伸手往年轻肌体的某一个部位按捏一下,该士兵就会义愤填膺,异常勇敢且刀枪不入。

       远的就不说了,单文革的破四旧平坟头就要了多少活生生的命?伤了多少平民百姓的心?流失了多少珍贵的文化遗产?而失去了根的记忆和追寻,没有了文化的浸润和熏陶,人活着,那不就只剩动物性了么?

       从实理上说,普通百姓的祖坟和名人墓穴还真是有些区别的,但真要是为了新的建设需要让路时你决不能有贵贱之别,高低之分,你越是要硬来,激起的不满和反抗就越激烈。如果你的官衔够大,名头够分量,那自然没事;倘然你的乌纱帽并不怎么牢靠的话,那极有遭受夹板气,上面上司不满,下面又遭百姓咒骂,那就惨了。

       那就任老百姓在田间矗立起越来越多的坟头吗?非也。其实老百姓既明理也不愿跟官府怄气,你看中华民族有文字记载的历史也好几千年了吧,此间死去的人少说也有几千亿了吧,可你再看至今的田野里才有多少坟头?

       百姓有谚曰:连哭都找不见个坟头。要求其实很低的,要祭献时找得见祖上坟头即可。换句话说,有近的祖宗就算,太远的呢就算了,坟头自然湮灭就随它去吧,有个毛根来归属就行,村野百姓嘛,哪有那么多讲究。而如果真是百姓仰慕的名人的话,连别姓的后人都会积极主动地保护,地处山西方山县的于(成龙)家坟便是如此。

       好比收藏品市场上的一只盘子,你说它是个实用器也好,摆件也好;官窑也罢,民窑也罢,总之交市场说话就可以了。如果不值钱,主人说不定就拿它盛菜上桌了,哪天一不小心被摔烂了,主人也不咋心疼,不值几个钱嘛;倘然是一只价值不菲的盘子呢,那主人是决然不会如此不经意的,那保存下去的时间当然要长得多。官府最好不用宣布说,那些盘子可以怎么怎么,这些盘子不可以怎么怎么,甚至一律上交砸烂,那就没有任何道理了。

       古语云:水有源,树有根,物有所产,人有所出。百姓之民虽卑微平凡,但也希望能够承上启下,追远续后,来之有个名头,走之留个念头,如此而已,希望为官者在这些方面不要太过刁难百姓。

  评论这张
 
阅读(376)| 评论(2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