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那些散落的童年记忆 (4)  

2012-06-03 04:09:23|  分类: 沧海桑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尽管屡遭黄鼠狼的袭扰戕害,但家里始终散养着八九只或十来只鸡,院落同时也就是鸡的活动场所。散养的好处是,鸡能够自行寻觅些虫豸来吃,可以减少些喂食;缺点是不卫生,满院子都是鸡屎。幼时的我放学回来,饭还没熟,母亲便吩咐:去扫扫院子。我说:那咋扫,净是鸡屎。母亲说:正因为有鸡屎,才扫呀。

       虽然总养着鸡,但我很少吃到鸡蛋,其实全家人包括年老的爷爷奶奶都吃得很少,原因是家里的经济状况实在是太拮据,鸡蛋积攒得多一些时,母亲便会拎到集市上卖掉,换得点现钱用来购买必须的生活用品。那时候,大部分人家也都像我家这么养鸡,不同的是,别人家的鸡蛋以自家吃为主,而我家以卖为主。那时候也有“城管”,不过不叫这名头,而叫“市管会”,但老百姓自有一套与之周旋的办法的。

       父亲是个地道的农民,但规矩还是挺多,村人称这种习惯为“穷讲究”。父亲见不得院子里有鸡屎,但也没办法。有时一个不经意或幅度并不大的动作惊扰了鸡,鸡们便乍起翅膀“呼哧哧”乱飞,脏兮兮不堪忍受,父亲便大怒,顺手操一绪鞭子或杆子,给这些不看眼色的家伙一顿教训。其结果是,鸡们越容易受惊,父亲的火气自然也就越大。有时鸡越过院墙逃遁到别人家去了,害得母亲满世界往回找,父母因这个“鸡毛”之事没少吵架。

       鸡跟人一样,有的也极聪明,进退自如而不招主人厌,可惜占比太少,十来只鸡里就那么一只。这只聪明鸡在一两年的时间里差不多每天能下一到两颗蛋。鸡在人们的眼里实际就是一台产蛋机器,欲得成品产出,先得有原料投入。对了,这只鸡得到的食物比其他鸡要多得多,个头也要大一些。

       母亲数落我时经常引用一句俗语:不打勤,不打懒,专打不长眼。而这只聪明鸡的能耐之处就在于“长眼”。家人围坐在屋里吃饭时,即便屋门敞开着,鸡们也不敢进入屋内,唯独那只聪明鸡不慌不忙便溜达了进去,这样,饭桌下掉在地上的饭粒就成了这家伙的独食。聪明鸡似乎能读懂主人的好恶,家人的一举手一抬脚绝不至于引起它的惊慌。饭吃完了,要抹桌扫地了,聪明鸡便知趣地离开,绝不碍事。

      平庸之人之所以平庸在于缺少胆气,而缺少胆气是因为不能确定所面临局面的安全系数到底有多高,而天底下最具风险的地方通常是这样一个所在,如果你识透其玄机,那种种的危险因素就是:风,拽着你的帆助你前行;浪,可以推着你的舷帮一把力。

      日子就这么紧紧巴巴地过着,黄鼠狼依旧诡计多端,等鸡们过了一段安宁日子,父母满以为那祸害逃得不知踪影了时,黄鼠狼便再一次血洗鸡窝。弄得全家人一提黄鼠狼就咬牙切齿。

       其中最惨烈的一次半夜惊魂与鸡和黄鼠狼无关。只听见街门外有急促的敲锣声,还有人用喇叭大喊。父母跃身而起,担起水桶就奔出了街门。满村一片喧嚣嘈杂,但似乎在老远处。祖母担心我受惊,过来安抚我,但她也明显心神不安。

       天快亮时,父母回来了,两人的脸上身上都湿漉漉黑污污的样子。原来是大队的饲养场着了大火,烧死一个人,房屋也烧毁好多间,大牲畜也烧死数头。原来,死者前一天跟不大够数的老婆吵架了,晚上赌气不回就睡到了饲养场,那地方有火力十足的焦炭炉子,烧公家炭不心疼,炉火弄得极旺,结果一不小心就出了事。

       父母在炕下一边洗涮,处理湿漉漉的衣服,一边对话。父亲说:唉,娶个那样不着调的媳妇,连自家命都给送了。母亲反驳说:管媳妇甚事,都几十的人了,晚上都不知道把火给看好?怨谁呢?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9)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